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女頻言情 > 鳳女王爺 > 鳳女王爺最新章節列表

第七百七十章 追上了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你走開!”百里鳳燁狠狠地推了夏櫻一把,一面又自己朝后退去,“滾!”

夏櫻被嚇了一跳。心口也針刺般疼了起來!

她……似乎已經習慣了百里鳳燁的溫柔與守護。如今……竟對這個紅衫男子的森冷感到恐懼和心疼。

“夏櫻,滾啊!”隨手往八仙桌上捏起一把落地花生,百里鳳燁狠狠地朝著夏櫻的臉上砸了過去,“別靠近鳳燁!你滾遠些!”

百里鳳燁從來沒有用如此森冷的口氣同夏櫻說話。

夏櫻微皺眉頭,按住不安的心跳,“百里鳳燁,有什么事我們出去再說……這不像你。你聽好了,我不可能留你一個人在這里,我不想再重復一遍,我口都說干了!”

百里鳳燁咬緊牙關,看著滿屋子的喜燭,突然想到了秦紫幽要干什么……

不!怎么可以!

他絕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昏暗的燭光閃爍著,讓人在地下石牢里迷失分界……

紅色和暖燭交映著,光線成了一波波秋水,似乎唱著一曲曲安眠的小調。

百里鳳燁那雙鳳眸有些睜不開了,似是想要睡去。

晃了晃腦袋,百里鳳燁咬緊牙關讓自己清醒幾分,從腰間扯過寒雪軟劍,百里鳳燁奮力地往里面注入內力,他想讓劍身的冰冷支撐住他。

“百里鳳燁!”由于百里鳳燁強烈的拒絕,夏櫻沒敢太過接近他,可此時……夏櫻也看出了他的不對勁,“你怎么了?”

“別過來!”帶著寒光的寶劍指向夏櫻。

這才止住了夏櫻朝他走去的腳步,“好!我不過去,百里鳳燁,我不過去……可你告訴我,你究竟怎么了?你看起來不太好!”

百里鳳燁見夏櫻果然沒有朝他走去,這才將寒雪軟劍換了個方向,“阿櫻,幫我!”百里鳳燁嗓音低沉,語氣莊重地不像是他,“和鳳燁一起劈開這石牢,你一定得離開,遠遠地離開!”

這一刻,百里鳳燁在夏櫻的眼神里看到了自己,這一眼,這一個眼神,將永遠刻進他的骨血里!

……好像,在她的眼里,只有自己,至少……這一刻,夏櫻的眼神里全是百里鳳燁。

百里鳳燁幾乎覺得他得到了一切!

生命里一直在追尋的圓滿,在這一刻,在夏櫻的眼神里,他全都得到了。

百里鳳燁知道自己終于還是走進了她的心里!

她對他,同他對她一樣!

沒有疑問,不用言語。

百里鳳燁知道那個答案——那夏櫻不敢承認,甚至沒有去想的答案!

阿櫻……

鳳燁追上了!

那個雨夜錯失的一步,如今,鳳燁趕上來了!

百里鳳燁捏緊雙拳,他不會允許這一切被毀!

絕不允許!

“鳳燁沒事。”微微笑了笑,百里鳳燁放柔了語氣,“阿櫻,別擔心。”

說罷,百里鳳燁不再看夏櫻,緊握著寒雪軟劍,灌入了十成的內力。

百里鳳燁一心只想要劈開石牢。

一劍下去,整個石牢都晃動了起來!

那上百支的喜燭也跟著搖動起來,可不知道秦紫幽用了什么方法固定燭臺,竟沒有一支喜燭掉落……

好一會后,這晃動方才停下。

夏櫻倒吸了一口涼氣!

她知道百里鳳燁用了多少功力,可是……石牢的墻面僅僅只出現了一道裂痕。

“這……這石牢……”夏櫻幾步走過去,伸手碰了碰墻壁上的裂痕,臉色一變。

“阿櫻退開!”百里鳳燁喚了一聲,手上的寒雪軟劍再一次熠熠生輝。

夏櫻點頭往后一退,也雙手持起龍淵。

兩人對望一眼,很是默契地一點頭。

兩聲大喝同時響起,龍淵和寒雪軟劍都朝著石牢上的裂痕砍去。

又是一陣地動山搖。

石牢狠狠搖晃起來,可墻壁依舊堅實,無非多添了幾道輕微的裂痕!

“斷龍石!”夏櫻眸中一陣錯愕,“怎么可能全是斷龍石?”

這種材質,比金玉珍貴多了,便是皇族也極其難見,僅僅只有皇陵才會用到的封石。

夏櫻和百里鳳燁都是功力上乘之人,否則……連那幾道輕微的劃痕都不可能留下。

百里鳳燁再一次凝聚內力,紅衫飛舞,墨發翻涌,“阿櫻,鳳燁一定要讓你平安離開。”

百里鳳燁的第三劍再次高舉,可這一回……力道方至胸口,他手上卻突然乏力,寒雪軟劍竟自手心里滑落。

百里鳳燁自己也半跪了下去,鼻里,口里,甚至耳縫里都滴出了血跡。

夏櫻嚇壞了……

她沖過去抱住百里鳳燁,伸手給他擦血,“你……你怎么了?你別嚇我!”

百里鳳燁抬手輕點夏櫻的額頭,“阿櫻,鳳燁沒事!”

說罷,他重新捏起地上的寒血軟劍,搖搖晃晃的站起身子,仍要劈開一道出口讓夏櫻離開。

隨意地擦掉了鼻尖處的血,百里鳳燁又一次朝著石壁沖將過去。

夏櫻沖過去一把抱住百里鳳燁的腰,“停下來,百里鳳燁……停下來。”

“阿櫻聽話。”百里鳳燁咬緊牙關,“你一定要走,馬上。”

夏櫻抱著著百里鳳燁嗚咽起來……

她的眼淚滾燙!

她抱著他的感覺……那么真實!

百里鳳燁心臟處的悲涼與黑暗卻潮水一般地涌來!又是那種可怕的預感……

“你怎么了?”夏櫻眼睛里被淚水模糊了,百里鳳燁的七竅還在滴血,“怎么會這樣?”

夏櫻雙手顫抖,仰頭沖著石牢高喊,“秦紫幽,你瘋了!你對他做了什么?”

石牢里只有夏櫻撕碎般的喊聲,秦紫幽始終沒有出現!

“秦紫幽,你出來……百里鳳燁萬一事,我不會放過你!你對他做了什么?”

百里鳳燁輕瞇鳳眸,這一刻,他無比確信——他們是夫妻!

是全世界最恩愛的夫妻!

他和她心意相通!

哪怕夏櫻不敢、不愿、不肯承認!

可也是因為這樣,他便越不能讓秦紫幽得逞!

“阿櫻,你得出去,你一定得出去,趁現在還有時間。”掙扎著推開夏櫻,百里鳳燁又一次朝著石牢劈去!

夏櫻想阻止他,可百里鳳燁此時只有一個信念,任誰也阻擋不了。

“住手,住手!”石牢里終于響起了秦紫幽的聲音,“樓主,再這樣……你會死的,你不能再強運內力了。”

秦紫幽的聲音四面都在回蕩,壓根無法判斷聲源在哪。

她的聲音帶著哭腔,她一直都能監視著石牢里發生的一切!

夏櫻恨的牙根發軟,猛地站起身子,“秦紫幽,你想干什么?你有什么不滿你沖我來!你對百里鳳燁做了什么?”

石牢又一次安靜了……

秦紫幽的聲音再也沒有響起。

百里鳳燁還在試圖劈開石牢……

夏櫻沖了過去,張開雙手擋在百里鳳燁面前。

寒雪軟劍在夏櫻面前停下了。

夏櫻一把抓過寒雪軟劍的劍身,另一只手反手往百里鳳燁臉上扇了一個耳光,“百里鳳燁你瘋了!”

百里鳳燁被這個耳光打迷糊了,可眼神卻看向夏櫻被冰凍住的掌心。

寒雪鋒利,傷人無血……若非百里鳳燁的內力徹的急,恐怕,夏櫻的手掌早被寒雪軟劍切了。

“阿櫻,你不要手了?”百里鳳燁又急又惱,連忙去看夏櫻的掌心,“徒手捏寒雪,虧你有這個膽子!”

“你都不要命了,我要手干嘛?”夏櫻急吼道,“你沒聽秦紫幽說么……你再強運真氣會死的!”

從紅裝上扯下一條紅綢,百里鳳燁心疼的給夏櫻包扎掌心的傷口,“阿櫻,你想疼死鳳燁么?這世上……我最舍不得傷害的人就是你啊!”

夏櫻慌忙垂下眼眸。

“可你還非往鳳燁劍上撞!”百里鳳燁的手那么溫暖。

夏櫻一陣恍惚,腦袋有些發沉,她突然聽到沐煜的聲音在腦子里響了起來。

“櫻!”

夏櫻一激靈,猛然回神。

一抬眼,卻又見百里鳳燁鼻口處不停滴血。

鮮血落在百里鳳燁給夏櫻包扎掌心的綢子上……

“黑血?”夏櫻緊皺雙眉,“百里鳳燁……你中毒了?”

夏櫻不懂醫術,“別動,你快打坐逼毒?”

怎么會中毒的?什么時候中的毒?

他們一直都在一起,為什么只有百里鳳燁中了毒,而她自己卻沒事?

夏櫻突然沒辦法思考了。

她要替百里鳳燁逼出毒素,可百里鳳燁幫夏櫻包扎好傷口后,又一次次地朝著石墻砸去……

或許……百里鳳燁知道自己再做無用功,可他仍舊揮著手中的寒血軟劍。

“不要這樣,百里鳳燁,你停下來。”夏櫻嗓音沙啞,“你會死的!”

剛一接近百里鳳燁,他便像驚弓之鳥一樣彈開,“走開,別過來……阿櫻,你別靠近鳳燁!”

百里鳳燁縮在角落,始終垂著頭,一眼也不瞧夏櫻。

“你中毒了,你出事了!我怎么可以不管你!”夏櫻一步步地靠近,百里鳳燁拼命閃躲。

“你別過來!”百里鳳燁猛地轉過身子,狠狠地用頭去撞石墻,“別靠近鳳燁!”

夏櫻被唬住了,微微后退一步,眼見著百里鳳燁用血肉之軀四下亂撞!

他……他似乎是在用疼痛保持清醒?

“秦紫幽,你對他做了什么?”夏櫻手上的龍淵也剎時間光芒奪目,“把解藥交出來!”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nvcdop.icu

手機請訪問:https://m.feixs.com/chapter-4820-18787051

全民街机捕鱼 排列三实战讲座3 证券公司给私募基金配资 北京快3开奖和值 股票的买卖规则 11选5共多少注 犀牛配资 中国福利彩票排列七 手机打字赚钱软件下载 东北期货配资网 四川快乐12任选五 江西多乐彩今天开奖号 北京pk10六码稳赢技巧 广东快乐10分计划app 新手怎样理财收益最大 吉林快3开奖快结果一 河北快3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