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女頻言情 > 重回侯府嫁紈绔 > 重回侯府嫁紈绔最新章節列表

287.第二百八十七章 永結同心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謝南嘉也是一大早就起床洗漱更衣,程老夫人親自為她開臉,安平郡主親自為她梳頭,盛青鸞和盛青云一起為她穿戴鳳冠霞帔的嫁衣,金線繡鳳凰戲牡丹的裹胸襦裙,外罩龍鳳呈祥的正紅大袖袍衫,上面綴滿了碩大的東珠,腳上一雙鴛鴦戲水的紅錦緞繡花鞋,同樣鑲滿了真珠,說不盡的錦繡生輝,雍容華美。

這一套梳妝下來整整花費了一個時辰,完成之后已是日上三竿,所有的女眷親屬都圍著謝南嘉驚艷不已,謝南嘉卻只想喝水吃東西。

外面是喧天的鼓樂聲,趙靖玉也不知道現在到了哪里,再不趕緊來把她接走,她可能就要餓暈了。

又堅持了好一會兒,看她梳妝的親眷們終于退了出去,屋里安靜下來,碧螺連忙問她要不要先偷偷吃點東西。

流蘇說不行,婚禮要到天黑才結束,吃了東西萬一想方便可就尷尬的。

碧螺說那也不能讓人一直餓著吧,回頭還沒拜天地,小姐先餓暈了怎么辦?

兩人爭執不下,謝南嘉只好打斷她們,說自己現在還不餓,還能堅持。

這一身妝束實在太繁瑣,她也擔心想方便的事,因此只能忍著。

流蘇為了轉移她的注意力,問她現在心里是什么感覺。

謝南嘉認真感覺了一下,好像除了餓,就是想快點見到趙靖玉。

她已經三天沒見他了。

不過這話說出來好像挺不矜持的,因此她便含糊道:“沒什么,就是有點緊張。”

“光緊張嗎?”碧螺對這個答案不甚滿意,“嫁了一個所有女孩子都夢寐以求的絕世美男子,小姐難道不激動嗎?”

“……”謝南嘉很無語,這丫頭跟趙靖玉久了,連說話都和趙靖玉一樣夸張。

“什么絕世美男子,看久了也就那樣。”她漫不經心道。

“怎么會,我們都看很多年了,還是覺得二公子是世上最好看的男人。”碧螺道。

“那你可能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謝南嘉忍不住調侃她。

碧螺一下漲紅了臉:“小姐你說什么呢,我可沒那種心思,我對二公子只是單純的仰慕,感恩。”

流蘇道:“你就是有那種心思也沒用,二公子眼里只有小姐。”

謝南嘉笑起來,連饑餓都忘了。

等待趙靖玉的時候,她不禁想起了當年嫁給趙靖平的情景,所有的細節都已經模糊了,只記得將軍府一點喜慶的感覺都沒有,直到上轎前,她和母親還在一直哭,弟弟把她背到轎前,趙靖平伸手去接她,還被弟弟打了一拳。

趙靖平大概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害怕南風,一直到現在還是怕。

那天她是在轎里一路哭到侯府的,拜天地的時候蓋頭不小心滑落下來,所有人都看到了她紅腫的雙眼。

那天晚上,趙靖平被灌醉了,一夜都沒有回洞房,第二是從雪姨娘院里出去的。

不過她一點都不生氣,反倒慶幸逃過一劫,恨不得給灌醉趙靖平的人送份大禮表示感謝。

時間過得好快,眨眼間五六年的光景就過去了,那時的她以為自己會一輩子被困在定遠侯府的后院,枯度光陰,郁郁終老,沒想到如今卻要風風光光嫁進東宮做太子妃,命運的安排,何等奇妙。

感慨間,忽聽得府門外鼓樂震天,鞭炮齊鳴,一個小丫頭激動地跑進來叫她:“小姐,小姐,太子殿下到大門口了!”

謝南嘉原本很淡定的,不知怎地卻突然激動起來,一顆心砰砰直跳,手心也出了汗。

門前很是熱鬧了一陣子,丫頭們一趟一趟地往屋里跑,告訴她太子殿下被嫂嫂們攔住了,每個嫂嫂都出了難題考他,要他作詩唱曲投壺,還讓他射銅錢,總之各種刁難,要過了十二關才能進門。

小丫頭說得熱鬧,謝南嘉都忍不住想去看看。

流蘇憂心忡忡道:“二公子盼了這么久就等今天了,萬一被刁難狠了發脾氣怎么辦?”

“怎么可能,今天是什么日子,二公子再急也會忍住的,哪個新郎官不是這樣過來的。”碧螺道。

趙靖玉確實有點急了,他這輩子都沒被人如此刁難過,也不知道謝南嘉的嫂子怎么這么多,過了一關又一關,簡直過不到頭。

看熱鬧的人擠得里三層外三層,害他出了一身的汗,好不容易闖過了十一關,最后一關居然在一棵大槐樹上掛了一枚銅錢,讓他必須射中銅線的中心,還說這個寓意特別好,射中了就能懷上什么的,他都快被氣笑了。

可是有什么辦法,程志業說,每個新郎官都這樣,不能推脫,也不能惱。

“再說了,難道你不希望你媳婦早點懷上嗎?”程志業得意洋洋道,“反正我當時就是一擊即中的。”

“……”趙靖玉頓時被他激起了斗志,抓起放在鎏金托盤上系著紅綢帶的長弓,將那支刻意去掉了箭頭涂成大紅色的羽箭搭在弦上,用力將弓拉滿,瞄準了樹梢上的銅錢。

銅錢掛得太高,風一吹就蕩來蕩去,想瞄準實在是不容易,趙靖玉暗罵,也不知誰出的這種餿主意,但凡新郎官的箭術差一些,這家女兒豈不是一輩子都嫁不出去?

幸好我箭術高超,不然袖兒就嫁不出去了。他心里想著,嘴一抿,手一松,羽箭呼嘯著飛上枝頭,正中銅錢中心。

銅錢掉落,眾人齊聲歡呼:“中了中了,新郎官好厲害!”

趙靖玉總算松了口氣,得意地沖程志業挑了挑眉,被謝南嘉十二個兄嫂簇擁著進了廳堂。

老國公夫婦和小國公夫婦在主位端坐,等著新郎過來見禮。

因趙靖玉是太子,不能下跪磕頭,就恭恭敬敬地作了三個揖以示尊重。

行過禮,酒席擺上,趙靖玉被請到上座,蘇家十二個兄弟一起陪他吃席。

因吃過席就要將人接走,這期間,盛青鸞和盛青云便去了謝南嘉房里最后和她話別。

盛青鸞大概也是想到了上次嫁女兒時的凄涼,如今再一次看到女兒穿上大紅嫁衣,嫁得如意郎君,不禁百感交集,淚濕眼眶。

盛青云同樣舍不得女兒,抹著眼淚道:“你一丟就是十二年,好不容易找回來,轉眼又要嫁出去,母親實在舍不得你。”

謝南嘉一手拉著一個笑著安慰兩人:“我會時常回來看望母親的,等我在東宮安頓下來,就接你們過去玩。”

盛青鸞道:“宮里不比外面,規矩大,講究多,你要小心謹慎,處處留意,還把強勢的性子收一收,該圓滑的時候學著圓滑,盡心盡力協助太子,不可耍小性,鬧脾氣,要以夫為天……”

不等她說完,謝南嘉噗嗤一聲笑了,雖然母親說得都對,但她一想到要以趙靖玉為天,就忍不住想笑。

“這孩子,什么時候了還沒個正形?”盛青鸞無奈道,“我知道你和太子感情好,與尋常夫妻不一樣,但他終究是你的丈夫,你要敬重他,別不拿他當回事。”

“知道了,我敬重他,拿他當回事,母親你就放心吧!”謝南嘉笑著答應道。

這時,外面奏起了催妝樂,隨著三聲催妝炮響,宮里來的嬤嬤端著催妝元寶進來催妝,說太子殿下已經用過酒席,欽天監定好的吉時也到了,請太子妃即刻啟程入宮。

盛青鸞姐妹便起身給謝南嘉蓋上她自己親手繡的大紅蓋頭,召了蘇錦城進來,將謝南嘉背出了閨房。

其余的兄嫂分成兩排跟在她左右,護著她走出添香居,在眾賓客的簇擁下來到花轎前。

趙靖玉略飲了幾杯酒,如玉的肌膚透著一抹.紅暈,立在轎前看著謝南嘉被蘇錦城背著緩緩而來,不禁笑瞇了一雙桃花眼。

大周的習俗,新娘子進夫家門之前雙腳不能沾地,須得新郎官將她抱上花轎。

這大概是趙靖玉唯一覺得十分合理的習俗,只見他在嬤嬤的引導下從蘇錦城背上接過謝南嘉,打橫抱在懷里,高興得眉開眼笑,周圍觀禮的賓客看到他這樣不加掩飾地歡喜,都笑得前仰后合。

趙靖玉在人們的笑聲中將謝南嘉放進花轎,卻沒有立刻抽身出來,隔著蓋頭問:“媳婦兒,你渴不渴,你餓不餓?”

“……”這個時候問這種話,謝南嘉都不知道該郁悶還是該感動了。

“餓。”她小聲道,“我從早上到現在都沒吃過東西,也沒喝過水。”

“我就知道。”趙靖玉伸手從懷里掏出一個小瓶子遞到她手里,“這是我從胡千山那里討來的丸藥,生津止渴,還能止餓,你先吃兩粒,等到了宮里,我再讓人給你做好吃的。”

他如此心細,謝南嘉不能不感動,握著瓶子對他說了聲“多謝”。

“跟我客氣什么?”趙靖玉笑道。

外面的人見他久久不出來,哄笑著叫他:“太子殿下,入洞房還早著呢!”

謝南嘉臊得不行,連聲催他出去。

趙靖玉依依不舍地將腦袋收回,把轎簾嚴嚴實實蓋上,沒好氣地沖起哄的人喊,“催什么催,你們怎地比我還急!”

眾人哄堂大笑。

笑聲中,衛鈞牽來駿馬,趙靖玉翻身上了馬,領轎人大喊一聲“起轎”,八個腰系紅綢帶的魁梧轎夫抬起花轎,蘇家十二位兄嫂跟在轎子后面相送,一行人浩浩蕩蕩出了府。

謝南風沒有來送嫁,今天他不但負責全城的安全防護任務,還要親自帶兵沿途保護一對新人和嫁妝的安全。

花轎先行,嫁妝隨后,一百多抬嫁妝在長街之上蜿蜒如一條火龍,引得人們爭相觀看,頭一抬便是老國公送的龍鳳連體玉佩,擱在大紅的錦緞之上,散發著古樸溫潤的光澤,如此年代久遠的古物,確實如老國公所言,是大周獨一份的嫁妝。

十里紅妝看花了眾人的眼,更闊綽的是,從花轎出門那一刻起,就有身穿喜服的宮人在道路兩旁撒錢,一筐筐的銅錢仿佛從天而降的金錢雨,直灑到花轎進入皇城才停。

據說這一路大約撒了五百多筐銅錢,為防止踩踏事件發生,光維持秩序的官兵就派了好幾千人。

在沿街酒樓茶肆訂了位置的看客也都經不住誘惑,紛紛跑下樓去街上搶喜錢。

能在樓上訂座的倒也不缺這點錢,主要是想沾沾皇家的喜氣,圖個吉利。

趙靖玉打馬走在前頭,看著街上一派熱鬧喜慶的場面,再看看身后跟著的大紅花轎,想想轎里坐著自己的新娘,心里樂開了花。

恍惚間,他隱約感覺左側某一處似乎有雙眼睛在盯著他,他猛地轉頭看向那邊,在一家兵器鋪的屋頂上發現了一個人。

那人身形高大健碩,氣質彪悍,即便離得這么遠,都能看到他炯炯有神的眼睛。

感受到趙靖玉看過來的目光,那人一動不動地立在屋脊之上,與趙靖玉平靜對視片刻后,單手貼在胸前,遙遙行了一禮。

趙靖玉回他一個淺笑,微微頷首,轉過頭繼續策馬前行。

周圍仍然鼓樂震天,歡聲笑語,誰也沒發現他們之間小小的交集。

花轎從正陽門抬入東宮,謝南嘉在正殿門外下了轎,趙靖玉牽著她的手跨馬鞍邁火盆進入殿中,拜了天地高堂之后,又牽著她的手一起進入洞房,在年長的嬤嬤主持下,用秤桿挑開了她的紅蓋頭。

趙靖玉已經三天沒見過謝南嘉的臉,蓋頭挑開的瞬間,鳳冠映襯下那張明艷動人含羞帶笑的面容讓他怦然心動,呼吸停頓。

“媳婦兒,你真是太美了!”他發自內心地贊美道。

老嬤嬤笑得合不攏嘴,提醒他儀式還沒結束,讓他再忍耐一時。

接下來又吃了生餃子,喝了合巹酒,兩人各剪下一綹頭發結在一起,寓意永結同心,這場婚禮才算完成。

然而趙靖玉還不能直接留下,要出去給參加婚禮的賓客敬酒,還要親自招待謝南嘉那十二對送親的兄嫂。

趙靖玉百般不情愿地被嬤嬤請了出去,臨走還不忘囑咐衛鈞,讓他給謝南嘉弄吃的來。

到了宴客廳,一幫玩得好的哥們兒都在等著灌他,今兒個是他們能在一起肆意玩鬧的最后一天,過了今天,就要開始講究君臣之別了。

趙靖玉一看架勢不對,進門就大聲喊道:“先說好,今兒誰也不許灌我酒,耽誤了我的大事,我跟你們急!”

一幫人哪里肯聽,一擁而上將他團團圍住,直鬧到宮里宵禁,才盡興而歸。

賓客散去,趙靖玉迫不及待地回到洞房。

謝南嘉吃了些東西,坐在床上等他,聽到他的腳步聲,探頭往門外看,見他走路搖搖晃晃,迎上去扶住他,柔聲道:“你這是喝了多少?”

趙靖玉靠在她身上,定定地看著她的眼睛,嘿嘿笑道:“放心吧媳婦兒,我酒量好著呢,耽誤不了正事。”

謝南嘉:“……”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nvcdop.icu

手機請訪問:https://m.feixs.com/chapter-22228-18787039

全民街机捕鱼 股票融资买入的步骤 图解 重庆快乐10分钟 黑龙江11选五前三组 排列三试机号今天是什 重庆时时计划免费好吗 期货配资公司怎么找 幸运飞艇开奖app在哪下载 股票指数期权交易 福彩快乐十分开奖 排列五人工计划 湖北l1选5开奖结果 河南快3走试图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基本走势 股票做短线 000802股票分析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