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女頻言情 > 重生成小叔子的掌心嬌 > 重生成小叔子的掌心嬌最新章節列表

第是百六十五章 戴罪立功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整個晉王府都在御林軍的監視之下,蘇瑾瑗不敢久留。在跟蕭子炎密探了小半個時辰之后,她便悄悄地再次從窗戶翻了出去,溜回了自個兒的院子。

累了半宿,蘇瑾瑗換下衣裳,一躺上床便睡了過去。

天還沒亮,正院那邊就鬧了起來。

蘇瑾瑗睡的迷迷糊糊的,突然被外頭的動靜吵醒。叫人進來一問,說是晉王起夜時不小心碰倒了蠟燭引燃了床帳,險些被燒死。

“王爺沒事吧?!”盡管是之前商量好的計策,但蘇瑾瑗還是忍不住擔心的問道。

“王爺無礙,只是燒焦了一撮頭發。幸虧巡夜的士兵瞧見,把火給滅了,否則后果不堪設想。”丫鬟心有余悸的說道。

蘇瑾瑗跌坐回榻上,稍稍松了口氣。

“夫人,喝杯茶壓壓驚吧。”小丫鬟戰戰兢兢的將茶碗遞到她手上。

蘇瑾瑗看了看那有個缺口的茶碗,頓時不悅的皺起眉頭。“這是怎么回事?”

“奴婢,奴婢醒來就瞧見少了一塊兒。可,可庫房都被搬空了,找不到一套完好的茶具了......”小丫鬟嚇得跪了下來。

雖說晉王被貶為庶人,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王爺。可這些個丫鬟可都是簽了死契的,生生世世都是晉王府的奴才。即便是蘇瑾瑗沒了側妃的頭銜,依然是她們的主子,便是打死也沒人敢多說一個字。

蘇瑾瑗氣得不行,卻只能極力的忍耐。“你先退下吧。”

小丫鬟見主子沒發脾氣,頓時如蒙大赦,千恩萬謝的爬著出去了。

蘇瑾瑗暗自生著悶氣。

若非身邊無人可用,她還真想打殺了這些沒用的東西。

西苑

崔氏正聽丫鬟匯報著東苑的動靜。“哦,你說蘇氏大半夜的去了正院,在里頭待了小半個時辰才出來?”

“燕兒絕不會看錯的。”崔氏的陪嫁丫鬟指天立誓的說道。“昨兒個夜里,奴婢肚子痛,起身去茅房,就看到一個黑影從后院經過。”

“當時,奴婢真是嚇壞了。”燕兒撫著胸口道。“不過,奴婢聽說鬼是沒有影子的。但那人走在月光下,身后卻拖著一道長長的影子,奴婢這才壯著膽子多瞧了兩眼。”

“起初,奴婢并沒有往蘇氏身上想。在上完茅房回來,奴婢越想越不對勁。那人雖然裹著斗篷看不清面容,可身形和走路的姿勢卻很熟悉。奴婢一下子就想到了西苑的那位。”

“為了證明猜測是否正確,奴婢特地等了那人回來,悄悄地跟了上去,果然就見她進了東邊兒的院子。”

崔氏沉默不語,好一會兒才開口道:“此事,你可有對其他人說起過?”

燕兒搖了搖頭。“奴婢知道茲事體大,就沒聲張,連同一個屋的雀兒都沒說。”

“你做的很對。”崔氏夸了她一句。

“姑娘,您說那位是不是在醞釀什么大的陰謀啊。”自打晉王被貶為庶人,崔氏就叫兩個陪嫁丫鬟改了口,私底下喚她姑娘,以此來撇清跟晉王的關系。

崔氏是個聰明人,看破不說破。“以后東苑的事,盡量別摻和。啊,對了,上回你說二門處的那個侍衛是你的同鄉?”

燕兒飛快的點了點頭。“是。奴婢被賣之前,跟他是一個村子里的。那天被他認了出來,他還偷偷的塞給我一盒糕點呢。”

提到那個侍衛,燕兒的臉頰興奮的泛起了紅云。

“這人人品如何,可靠嗎?”崔氏問道。

燕兒說起了兩人小時候在一起玩耍時候的情景。“如果不是被我后娘賣掉,說不定......”

“說不定什么?”

“我娘跟他娘是義結金蘭的姐妹,打小就給我倆定了我娃娃親。”燕兒不好意思的吐露了實情。

崔氏沒想到,燕兒竟與那侍衛是這種關系。“那他后來可是娶了別人?”

燕兒搖了搖頭。“沒有。”

“莫不是還在等你?”崔氏打趣了一句。

燕兒憶起那侍衛偷偷塞給她糕點時靦腆的樣子,紅了臉。

崔氏一瞧見她這模樣,還有什么不明白的。“燕兒,你想離開這里嗎?”

燕兒重重的點頭。

可回頭一想,她們進了這晉王府,生生世世怕是都別想再離開了。

“也就只能在夢里想想。”燕兒輕聲答道。

崔氏接下來的一番話,卻點燃了她心中的一簇希望。“當今圣上是個明君,或許咱們可以想個法子將功贖罪。”

“姑娘!”燕兒被她的話給驚到了。

崔氏豎起手指,示意她噤聲。“晉王犯了那樣的重罪,圣上卻沒有殺他,只是終身囚禁在這王府之中,甚至連府里的下人都未曾苛待過。可見,圣上不僅僅是個明君,還是一位仁慈的帝王。”

“若是咱們能立下大功,興許就能獲得自由之身,離開這個鬼地方了。”崔氏喃喃的說道。

“立功?”燕兒不解的看著她。

她們不過是女流之輩,又能有什么大的作為呢?

崔氏朝著四周看了看,覆在她的耳邊說了些什么。

燕兒聽后,不自覺地瞪大了眼睛。“這,這能行嗎?”

“他們圖謀之事,必定不是什么好事。若能阻止一場浩劫,也算是一件不小的功勞。”崔氏越想越覺得是這樣,頓時充滿了斗志。

她不想再這么渾渾噩噩的過下去了!

娘親已經被她秘密的送到了安全的地方,還等著她出去與她團聚呢!

“可是,咱們要怎么做呢?”燕兒犯了難。

崔氏眼珠子轉了轉,走到書桌旁,提筆在紙上寫寫畫畫。她讀書不多,只會寫一些簡單的字。不過陳述一些事情而已,倒是夠用了。

待墨跡干了之后,她小心翼翼的將信塞進食盒底部的暗格里,交到了燕兒的手上。“你裝一疊花生米,一壺酒拿去給你那同鄉。然后問他,想不想立功升官。”

燕兒緊緊地抱著食盒,忐忑不已。“這件事,可要告訴雀兒。”

雀兒是崔氏的另一個陪嫁丫頭,如今被調派去了廚房,負責往各院送膳食。

崔氏想了想,說道:“暫時別跟她說。”

人心隔肚皮。

更何況,雀兒近來與東苑的一個丫鬟交好,還妄想借了蘇氏的勢攀上高枝兒呢。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nvcdop.icu

手機請訪問:https://m.feixs.com/chapter-22042-18799513

全民街机捕鱼 最好短期理财投资产品 澳洲快乐8开奖官网 推荐股票的好网站 江苏十一选五推荐号 舟山市飞鱼开奖结果 广东36选7好彩1 青海快3昨天开奖号 什么叫三分pk拾 炒股票软件下载 精准三肖免费公开资料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什么条件可以融资买股 快乐8新手技巧 p2p理财平台跑路 全球十大赌博信誉平台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