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女頻言情 > 權寵天下:神醫小毒妃 > 權寵天下:神醫小毒妃最新章節列表

第408章:小名是漢堡薯條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可蘇尹月卻沒有半點高興:“你怎么像臨時想出來似的?”

還思月,念月,她聽著就覺得肉麻死了。

桑玉她們都偷著笑,王爺可太有才了。

楚霽風狡辯道:“哪里是呢,這是我想了一晚上才想出來的好名字,大名定下了,你可以給他們起個小名。”

蘇尹月有點驚詫:“你是當真了?就這兩個名?”

“真的。”楚霽風說道,“又好聽又有意義。”

他是懶得再想這兩孩子的名字了,如果他們還能生個女兒,他到時候再好好想想。

蘇尹月撇撇嘴,這么多人在這里,她也不好拂了他的面子。

不過,他這樣子念著她,她心里還是有點美滋滋的。

至于小名……

她眸光一閃,當即有了主意。

“小名叫漢堡,薯條怎么樣?”

楚霽風:???

什么漢堡薯條?

蘇尹月招招手,讓楚霽風靠近些,低聲說道:“就是我之前跟你說過的快餐食品,我以前可愛吃了。”

然而來了這里后,再也吃不上了。

楚霽風明白了,倒是很大方:“既然你喜歡,?那就漢堡薯條吧。”

季嬤嬤和桑玉等人則是更疑惑,這么奇怪的小名,怎么連王爺都同意了?

她們感覺,這是一對不靠譜的爹娘。

蘇尹月再逗了逗孩子,輕聲說道:“寶寶,以后娘親就叫你們做漢堡,薯條啦。”

這兩孩子是從她肚子里出來,小小的一個,這種感覺真的很奇怪。

她以后不僅要與楚霽風攜手,還要看著兩個孩子學會走路說話,看著他們成親娶妻,反正一家人快快樂樂的就對了。

名字就這樣定下,楚霽風便讓人去宮里報信,給兩孩子上了皇室玉牒。

然而宮里氣氛則是很奇怪。

楚霽風用一劍砍了夏府前院的事兒傳進了皇宮,楚逸奇當即就打聽發生了什么事兒。

知道夏婷玉混進去凌王府險些害了蘇尹月母子,楚逸奇甚是震怒,當即傳召了夏廣進宮,狠狠訓斥了一番,讓他一定要給凌王府一個交代。

夏皇后在后宮中剛喘口氣,夏家又出了事,她在鳳凰殿中險些暈厥過去。

脫簪待罪的方法用一次可以,用第二次,楚逸奇就不會放在眼里,他下了令,讓夏皇后待在鳳凰殿休養,后宮之事就交由沐貴妃打理。

這等于是奪權,夏皇后得到旨意后,哭了又哭。

太子楚甫來給夏皇后請安,看見自己母后哭得這么傷心,他只能坐在一旁,不知如何安慰。

“母后,兒臣去找父皇求求情吧。”楚甫說道。

夏皇后趕緊抓住楚甫的手,急聲說道:“不行,甫兒,你父皇已經厭惡了我,你若是幫我求情,你父皇還會連你也一同厭惡的,到時候,你的太子之位就不保了。”

沐貴妃先前也生了個兒子,已經半歲大了,雖是庶子,但作為皇族,若嫡子被廢了,其他庶子就有被議儲的可能。

她苦心謀劃,想要讓夏家為太子助力,誰知道夏家不僅幫不上忙,還害得他們母子遭皇上厭棄!

“母后,兒臣其實也不喜歡做太子。”楚甫抿抿嘴唇,有些猶豫,“如果兒臣不是太子了,母后就不會這么累了。”

他懂事了,知道夏皇后替自己謀劃了不少,勞心勞力得很。

“跪下!”夏皇后猛地發了怒。

楚甫驚了驚,趕緊跪下來。

夏皇后緊盯著他,教育道:“我是你父皇的原配嫡妻,你是嫡子,你不僅是太子,更是未來的大啟帝王,這都是你應得的,也是你要承擔的,以后切莫再說出這樣的話來,知道嗎?!”

楚甫委屈得很。

他怎么聽說,是楚霽風不要這個大啟皇位,才輪到他父皇做了皇帝。

更何況,現在凌王府的權勢如日中天,可人家也沒有動什么謀反心思,為何母后和外祖父就一定要跟凌王府作對呢?好好過日子不行嗎?

可夏皇后兇狠得很,楚甫只能答應下來。

她這才放了心,讓楚甫趕緊去讀書,不要落下了功課,就算不喜歡與書作伴,也要裝裝樣子,讓皇上和群臣看見。

楚甫悶悶的離開。

夏皇后嘆息一聲,擦了擦眼角的淚珠:“氣死本宮了,甫兒沒有上進心,只要別人一算計,他這太子就當不成了。”

她和楚逸奇已經是表面夫妻了,她只剩下這個兒子。

霍姑姑心生一計:“娘娘,若皇上此時有個好歹,就是太子繼位啊,就連凌王也無法阻止,祖宗規矩擺在這里呢。”

夏皇后甚是驚訝,看向霍姑姑:“你……你怎能動這種心思。”

這是要弒君,是滅族大罪啊!

何況,她雖然與楚逸奇離心,但心里還是有他的。

“老奴是為娘娘和夏家著想啊,如今夏家連連受挫,在朝堂上也被群臣針對,凌王府要將夏家的勢力鏟除干凈是遲早的事兒,到了那時候,太子殿下的地位就不穩當了。”霍姑姑游說著,“凌王權勢滔天,又不樂意自己做皇帝,他肯定要扶持那幾個年幼庶子做皇帝的。”

夏皇后是一陣心驚膽戰,她眼珠子亂竄著,胸口也劇烈起伏。

是啊,今日她的皇后之權被奪了,來日就是要廢后了。

她不能讓自己淪落到這種地步,絕不!

夏皇后目光凝了凝,吩咐道:“那你去準備可用之物,不能讓人檢查出來,免得事敗。”

霍姑姑欣喜,福了福身:“老奴定會辦妥此事,請娘娘放心吧。”

……

十日之期快要來臨,夏家還沒找到駱云菀。

夏廣是越來越心慌,不顧自己身子年邁,已經親自上陣去找人了。

夏家的老三老四也是每日早出晚歸,只睡兩三個時辰。

他們心里都是有怨恨的,若不是父親沒查清楚那小妾的來歷,他們夏家豈會惹了這么大的麻煩。

至于夏家老五夏庭湖,則是在城外搜查,不怎么回來京城。

這日,他推托自己腳疼,讓夏家侍衛都往南邊搜尋,他歇息片刻,隨后就到。

等夏家侍衛一走,夏庭湖就趕緊出門,前往一處別苑。

此處是他一進京就置辦下來的,就連他的妻子也不知道他還有這么一處房產。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nvcdop.icu

手機請訪問:https://m.feixs.com/chapter-21965-18408550

全民街机捕鱼 湖北快3手机软件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旅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记录 手机炒股能赚钱吗 股票能随时买入卖出吗 浙江十一选五专家推荐预测 北京快乐8基本走势图 网上免费赚钱项目 6十1开奖结果查询 天津快乐十分有规律吗 沪市权重股 什么时时彩平台最可靠 山西11选5最大遗漏 福建36选7号码 黑龙江22选五开奖 甘肃十一选五19号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