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女頻言情 > 秀色田園:農家丑媳兇又甜 > 秀色田園:農家丑媳兇又甜最新章節列表

第235章 表哥?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佟曉滿笑瞇瞇的朝他拱手,“那我這生客源就全靠方公子了。”

“小事小事,”說著朝佟曉滿湊近一些,嚇得她往后仰,“找個時間替我勸勸煙兒,讓她別對我般冷淡。”

“行啊。”佟曉滿腹誹:我勸個屁,你個渣渣!

兩人聊著便到了如意酒樓,剛下馬車就見單冬年的車馬停在一旁,車轅上的大白看見她從方文風的馬車下來,樂呵呵的過來打呼。

“大白,你家少爺可在里面?”

大白恭敬道:“在呢,方少爺快里面請。”

方文風罷罷手,“這會不行,這會還有事呢,晚上替我留個包廂來喝兩杯。”

大白點頭哈腰的應承著,送走方文風,大白這才帶著佟曉滿去了方文風的包廂。

剛到門口便聽見里面傳叮叮咚咚琴聲。

大白笑道:“少爺和瀟瀟姑娘昨晚聽了佟姑娘的曲子,覺得好聽極了,今日便吵著也來學學。”

佟曉滿:“.......”

大白笑嘻嘻的敲門稟報她來了。

單冬年頭也不抬,讓她直接。

瀟瀟迎了出來,“你可算來了,我和單公子正在彈你昨晚那曲子呢,快來教教咱們。”

她可不是來彈琴的,她是來修整多肉的好嗎?

“這曲子叫什么名字?我不曾聽人彈過。”

佟曉滿走到琴架邊上,道:“倩女幽魂。”

“單公子快快起來,讓佟曉滿再彈一曲。”瀟瀟拍拍單冬年的肩,讓他讓位。

單冬年不緊不慢的站了起來,轉身看著她:“倩女幽魂?這是何人譜的曲子?”

“誰人譜的?”這可難倒佟曉滿了,她只顧著跟培訓班的老師學曲,倒也沒記住是何人譜的。

“說了你們也不認識,是一位哥哥譜的。”佟曉滿說著坐在古箏椅子上,試了下音調,便又彈了一次倩女幽魂。

“真好聽,百聽不厭。”瀟瀟拍了拍手。

“你還會別的曲子嗎?”

瀟瀟在宮里也聽琴師好曲子,可佟曉滿的曲子讓她聽著極為舒服,雖然聽著有那么瞇憂傷,也莫名勾起人心底的事的,可還是忍不住想聽。

佟曉滿想想,又給她彈了一首女兒情。

瀟瀟聽完這曲子,臉上竟然滿面淚跡,她竟然渾然不知。

佟曉滿瞧這樣子是勾起了她的心事了。

“我今日是來看看單公子的多肉,咋變成來彈曲的呢。”佟曉滿把懷里的手帕遞給她。

瀟瀟這才發現自己滿臉的淚水。

“我、我....佟姑娘彈得太好了,我都聽入迷了。”

榻上的單冬年側頭看向兩姑娘,若有所思看著瀟瀟。

“這些曲子都不適合你,還是別學了。”

瀟瀟咬了咬唇,向來笑臉迎人的姑娘現在一臉的悲凄。

“表哥,不是說要請我和佟姑娘飲酒嗎?還不讓人快些把酒菜端來。”

表哥?!

佟曉滿看看兩人,原來這人還是親戚關系呢,她好像發現新大陸。

單冬單擰眉看著心情很不好的瀟瀟,無奈的嘆息一聲,看看時辰也差不多是晌飯時候,便讓門外的大白讓廚房把飯菜端來。

佟曉滿終于見識到了酒量和酒品比她更差勁的人了。

下兩杯下肚,這姑娘就開始說胡話,三下肚,這姑娘開始哭鬧,第四杯下肚,徹底躺下......

佟曉滿和單冬年看著趴在桌子睡著的漂亮姑娘......

“瀟瀟到底發生什么事了?怎么....”一個性格開朗的女子,一定是遇到人生非常大的挑戰才會如此失意。

單冬年替自己斟了杯酒,不緊不慢道:“她喜歡的人,與她討厭的人定親了。”

為情所困啊?難慢她彈女兒情時哭得這么傷心。

“汗~定親又不是成親,真喜歡人就把他搶回來唄。”

單冬年一聽這話,嚇得一口酒差點沒噴出來,像看怪物似的看著她。

“怎么了?這話有什么不對嗎?”佟曉滿見他一副見鬼的表情。

單冬年笑著搖搖頭,想著她不清楚情況才會說這種話。

“瀟瀟在這兒也沒什么朋友,你若有空就替我陪陪她吧。”

“行啊。”只要劉氏來了,她便有空了。

“我一會還得去趟青磚廠呢,她怎么辦?”

說到青磚廠,單冬年便想到昨日急急忙忙趕來青臺縣的許漢生,他雖不知青磚廠具體發生何事,但肯定與她有關。

“你爹來了,是你在青磚廠動手腳吧?”

“許漢生來了?這會在哪?”

單冬年小飲了一口酒,笑瞇瞇的看著,“這我哪知道,只聽說青磚廠這兩天走了不少的人。他正急著四處尋找合適的人手呢。”

佟曉滿聽到他這話,心里直嘆可惜,可惜自己沒有人力資源,否則搞幾個潛進去.....

“我這有合適的人選,要不我替你安排一下?”

“當真?”他若原意幫助那就再好不過了。

單冬年點頭,“自然當真。只是你得幫我一個忙。”

她就知道沒那么好的事,這個可是最合格的商人。

“什么忙?”

單冬年笑了笑,“我還沒有想好,但你得記著欠我情。”

我去!這家伙真是個鐵公雞,不讓自個吃半點虧。

“行,我記著單公子的恩情!”本想敬他一杯酒,想想還是自個喝吧。

單冬年看出子她的小心思,主動舉起酒杯,“不喝一杯恭喜一下?”

佟曉滿與他碰了下杯,“我發現自己可能掉進你挖的坑了。”

單冬年笑了笑,不吱聲,與你一同喝完杯中酒。

**

單冬年建議她暫時別去青磚廠,只因許景這兩天都往青磚廠跑,怕他認出來,壞了他們的計劃。

人員的事單冬年當天下午就去了趟郊外的燒窖廠,挑了幾個不算得力的人去許景的青磚廠。

佟曉滿留在如意酒樓照顧瀟瀟,她發現這朝代的女子都有死心眼,喜歡上就是一陪子的事。

個個搞得像沒有了喜歡的人就活不下去似的。

趁著瀟瀟還在睡,佟曉滿把單冬年的多肉俢剪了下,又把老葉子摘下來,向潘掌柜要了幾個中等大的花盆,準備擴張一下。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nvcdop.icu

手機請訪問:https://m.feixs.com/chapter-21923-18408632

全民街机捕鱼 重庆时时彩软件分析 理财平台排名鸿坤金服 甘肃11选5今日任三推荐 即时开奖网极速时时彩 安徽快3专家预测 云南快乐十一选五走势图 山东11选5遗漏数据查询 中国十大理财平台排名 股票涨跌几个点怎么算 湖北11选5选号技巧 安徽福彩app 七星彩开奖时间 维信理财 大乐透中几个号算是中奖 辽宁十一选五下载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