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其他小說 > 王姬不容易 > 王姬不容易最新章節列表

第418章 兩國協議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因為姜使前來,燕王順勢請寧玉回姜。

如今已經一月底。

是該走了,三月中旬的婚事。

等回到王宮,便可以直接出嫁了。

寧玉思踱片刻,微微頷首。

寧玉都要回去了,幾名王子遣去大靖的人還沒有回來。

幾人有些急,可是急也無用啊。

這事兒他們本就是瞞著燕王干的。而攔住寧玉,也只有燕王行吧?

看幾人焦急,燕太子道:“勸你們還是放棄吧,兩月了,人還未回來,能說明什么?”

“什么?”幾人看向他。

“靖太子將人處置了。”他道,“早說過了,兩國聯姻不是兒戲,又怎么因為這種事兒鬧掰?”

“安和王姬最爛的就是名聲,囂張跋扈、蓄養男寵,這些話誰聽的少?也就你們只知嬉玩才不知道!本宮都知道的事兒,那靖太子又豈會不知?”

“他若能因此棄了安和王姬,又怎會愿意娶劣跡斑斑的她?”

燕太子這一席話下來,幾名王子吶吶不能言。

“二哥你為何不早告訴我們呢?”好一會兒后,有人抱怨道。

“你自己沒有長眼睛長耳朵嗎?”燕太子道。

那人:“……”

……

姜燕簽署了和平共處文書。

文書是寧玉撰寫簽署的。

如她之前所言,若他們若能平安歸朝,大姜將士不會越過嘉鳴谷一步。

對于這一條,燕王也沒想太多。理所當然以為她的意思是,只要他們不攻姜,他們便不會主動攻打他們。

文書上面著有日期,往后再推三十年。

意思就是,三十年內兩國不可發動戰爭。

燕王對這個三十年很滿意。

三十年后,趙清安也五十歲了,哪里還能如今這般意氣風發,刀槍不懼?

還有這寧安和,三十年后她再厲害,怕也只能在后宅里攪弄風云了。靖王、靖太子可不會如姜王那般縱她在朝堂亂來!

三十年后啊,兒孫自有兒孫福!

因為大燕發動不義戰,每年向大姜進貢五百匹馬,一千只羊,三萬兩銀。

這些東西于燕國而言,一點都不算多。

大燕每年產的馬匹至少以萬計,羊就更多了,銀……三萬兩雖不是個小數目,燕國也貧瘠,但宮中省一省,一年也能省出個三萬兩,都不用出動國庫。

燕王狐疑片刻,抬手填了這文書。

正準備蓋上國璽,想起來什么,看向寧玉,“這文書就孤蓋章么?”

寧玉看他一眼,將文書移過來,取出王印,在桌上的朱砂里蘸蘸,先行蓋上了印章。

燕王看一眼文書上的印章,面色漸漸古怪,古怪中帶著驚悚。

半晌,他道:“這印是真的么?”

寧玉:“你覺得本宮在跟你開玩笑?”

燕王:“……”這倒是不會。

他猶豫片刻,抬璽蓋了上去。

文書一式兩份,燕王寧玉人手一份。此文書是要昭告天下的。

立了文書,再發動戰爭,那便是不義戰了,人人得而誅之!

……

雪下了一夜。

翌日清晨,雪厚厚將燕王宮鋪的一片銀白。

踩在雪上,嘎吱嘎吱響。

趙平傷口雖已結痂,但終究沒有長好。寧玉舍不得受寒受凍,萬一傷口被凍裂,那就是一輩子的事兒了。

同因燕王說道了下,讓他特許馬車進宮。

馬車直直駛到煙波殿門口。

趙平手腳上的鐵鏈終于被打開。

由眾人簇擁著出殿上了馬車。馬車上裝了許多暖爐,一點也感覺不到冷。

趙平上車之后,寧玉跟隨上去。

他手腕腳腕被鐵鏈磨的紅紅,寧玉在鐵鏈剛摘下的時候,就看見了。

此刻她抿著唇找了藥,低頭為他上藥。

趙平望著少女的后腦勺,也能感受到她的不快。

他用力揉揉她的腦袋,將少女美美的發型揉亂,“我一個大男人,哪有那么嬌氣!擔心什么?比起我以前受到的傷,這點兒小傷簡直不值一提……”

趙平話還未說完,少女忽地抬眸撲過來。

趙平猝不及防,被撲倒,脊背撞在車壁上,所幸車壁內為了保暖鋪裹著厚厚的被子,并不疼。

趙平剛穩住身子,少女柔軟的唇便撞上了她的唇。

她撲過來的力氣挺大,趙平唇瓣磕在牙齒上,出了血。

他磕到了唇,她肯定也磕到了。

趙平想。

小姑娘還挺狠。不過她如今越來越主動,他倒是挺受用。

趙平也懶得再回擊,索性將主動權交給他的小姑娘。

一吻結束,寧玉從趙平懷里離開,在旁邊坐下,眉眼低沉著,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趙平看了她一會兒,抬起胳膊撞他一下,笑:“怎么,今日我沒有主動親回來,你這么不開心?”

寧玉沒出聲,低垂著眼靠在車壁上喘氣。

氣喘均了,繼續蹲下幫他上藥。

趙平并沒有想太多,只當是她心疼他。

看著少女發間那根搖搖欲墜的白玉簪,趙平抬手,將它拔下來。

少女綢緞似的烏發瞬間滑落,披散在肩頭腰間,還有幾縷搭在了趙平腿上。

寧玉上藥的手一頓,抬眼看去,看到趙平手里拿著白玉簪,咬牙罵他道:“你手很賤是不是?不要了剁掉喂狗!”

趙平胳膊枕在腦后,看著跪在自己腳邊的少女,笑的吊兒郎當:“你舍得嗎?”

寧玉瞪他:“……是我太慣著你了是不是?”

她最不會綰發了!

這一行也沒個宮女,全是大老爺們!

難道要她如此披散著頭發回去?

就是束發也要有個冠啊!

趙平想了想,點頭:“是啊,這段時間你對我太好了,我好像有點飄了。”

“比如現在,竟然會跪在地上給我上藥,以前你會嗎?”趙平瞇眼似笑非笑看著她,“小玉兒,你很不對勁呢。”

寧玉:“……”

她忽地在趙平大腿上擰一把,趙平嗷地叫出聲。

寧玉:“現在對勁了吧?”

趙平:“……”

寧玉低眼握住另一只腳,開始涂抹藥膏。涂完之后,起身坐在離趙平最遠的地方,將藥膏砸向他。

趙平一把兜住。

他認真看寧玉兩眼,指著剛被寧玉掐過的大腿,“這里肯定青了,不給這里上藥嗎?”

寧玉低頭開始翻文書,看也不看他,道:“要上自己上!我這段時間確實太慣著你了!”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nvcdop.icu

手機請訪問:https://m.feixs.com/chapter-21750-18408556

全民街机捕鱼 股票配资平台搭建 内蒙古11选5中奖规则 福建快三今日开奖结果 福彩北京快三开奖结果 如何读懂股票数据 排列三近300期综合走势图 辽宁11选五有什么技巧 三分彩是正规的吗 网赌最正规的平台 浙江6+1奖池里面还有多少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手机版 河北快三开奖现场直播 查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广西十一选5开奖结 福彩3d杀码天气网 快乐十分彩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