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其他小說 > 重生狂妃之明月罩西樓 > 重生狂妃之明月罩西樓最新章節列表

226 新婚第一日,我完全不懂你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這下好了,”花嬸兒跟江明月坐在屋里,舒了一口后,跟江明月說:“主子,小鄭氏這人以后是不是就翻不出水花來了g。”

江明月:“族里不會把她的事說出去的。”

花嬸兒:“什么?”

江明月沖花嬸兒搖一搖頭,“家族名聲還是重要的。”

花嬸兒不樂意了,那要這樣,她們昨天晚上忙活個什么勁?

“不過你不是讓葫蘆他們去找人聊天了么,”江明月笑一下,將面前已經空了的茶盞推得遠了些,說:“族長和族老們的打算,應該是不成了。”

花嬸兒:“可族里會出面替小鄭氏說話吧?”

江明月:“我想著,族里會說老夫人病了,小鄭氏是去家廟替她祈福,要么念幾天經去的,這是最好的借口了。”

不然你沒辦法解釋,這新婦剛進門,你老趙家怎么就將二房媳婦送去家廟了啊。

花嬸兒一聽江明月這話就要跳,“說老夫人病了?主子你才剛進門,老夫人就病了?”

新娘子剛進門,沒給這個家帶來喜氣不說,這家的老主母還病到,要讓二兒媳婦去家廟里頌經祈福的地步,你這新娘子是有多晦氣?

“這家人,這家人,”花嬸兒張嘴要罵的時候,猶豫了一下,畢竟她家二小姐現在是越國公府的大夫人了,“這家人做事不地道啊!”花嬸兒說:“這和著,主子你新婚之夜被攪和了,三孩子以后也是主子你和大老爺養活了,沒讓這老趙家背上人命債,這怎么還一點好落不到呢?”

“沒事的,”江明月看著花嬸兒笑,說:“不過就是個名聲罷了,我命不好,以后不往老夫人跟前湊,省得沖克了老夫人,這樣也不錯。”

花嬸兒愣住了,還能這樣?

“我想安穩過日子,所以昨天晚上,我才算計了小鄭氏一回,”江明月小聲跟花嬸兒說:“因為我不準備跟她來日方長。”

花嬸兒:“啊?哦,對。”

江明月:“她保住了對外的名聲又怎樣呢?在族里,她的名聲已經壞了。她與我爭,爭得也不過是一個越國公府罷了,這個外頭的好名聲可幫不到她。”

爵位,家產,這是家事,跟外人可沒有關系。你哪怕在外人那里是個圣人,這長幼有序的規矩,你該守還是要守啊。

花嬸兒:“沒用歸沒用,可也惡心人啊。”

推門進屋,聽了一個尾巴的趙凌云:“誰惡心夫人了?”

站在江明月身邊的花嬸兒忙給趙凌云行禮,說:“大老爺回來了啊。”

“回來了,”趙凌云走到桌前,抬手將也要起身的江明月一按,說:“坐著吧,在跟花嬸兒說什么呢?”

花嬸兒笑道:“大老爺,奴婢去小廚房看看去。”

“去吧去吧,”趙凌云揮揮手,花嬸兒一走,他就跟江明月單獨待一塊兒了。

花嬸兒又看江明月一眼,這才笑著走了。

“把門帶上啊,”趙凌云喊。

花嬸兒:“是。”

江明月小聲嘀咕:“大白天的,關什么門呀。”

“我怕外頭吵啊,”趙凌云伸手要倒水喝。

江明月將溫在小鎏金爐上的茶壺拿起,給趙凌云倒了一杯熱茶。

趙凌云喝一口茶,覺著江明月倒給他的茶水,比他平日里喝的茶水要好喝,于是趙大老爺干脆一仰脖,喝酒一般將一杯茶水一飲而盡了。

“趙誠齋兩口子的牌位放好了,”趙凌云跟江明月說:“崢哥兒和嶸哥兒要看妹妹,我讓葫蘆帶他們去了。”

江明月問:“他們哭了嗎?”

“沒哭,”趙凌云說:“這兩口過世的時間也挺長了,這兩孩子再傷心,這時候也該差不多了,哪能一直難過呢。”

江明月覺著,正常人沒趙大老爺這么想的開。

“那老伍和老陸的事,我要跟明月你商量一下,”趙凌云又說“這二位,要怎么安排呢?”

江明月:“我聽你的。”

趙凌云:“聽我的?也行啊,那就聽我的。”

“嗯,”江明月應上一聲,看著趙凌云,等著聽下文。

趙凌云被江明月看得明白了,他媳婦等他說,他準備怎么安排老伍和老陸呢。

“他倆是高千里的人,”趙凌云跟江明月說:“高千里就要上京來,我尋思著,就先讓他們留在家里,等高千里上京來了,再讓他們去找高千里。”

江明月:“可高大將軍上京,是要被朝廷議罪的,只怕到時候朝廷派人看管他,老伍和老陸沒辦法到他那里去。”

趙凌云驚訝道:“朝廷還要派人看管他?為什么啊?不是說要議罪嗎?”

江明月說:“是啊,要議罪,這有什么問題嗎?”

趙凌云:“這問題大了啊,議罪議罪,這不是商量著看高千里有罪沒罪嗎?一半對一半吧,這有五成的可能,高千里沒罪啊。沒定罪呢,憑什么將人家看管起來?”

江明月心里小聲嘆了一口氣,說:“我在侯府聽說,高大將軍身受重傷,他這一路被押送到京城,我怕他的身體撐不到議罪的結果出來。”

“他還受傷了?”趙凌云又是驚訝,道:“那就不能讓他在玉鋒關養好了傷,再讓他上京來?”

江明月:“……”

高千里身受重傷,這差不多全京城都傳遍的事了,為什么你會不知道?

“朝廷的那幫人啊,”趙凌云咂一下嘴,滿眼的看不上,說:“那幫老東西,一向拿武將當賊防著,當狗看呢。”

江明月沒應聲了。

趙凌云看看江明月,突然反應過來,他腦袋被驢踢了,他老丈人也是武將呢,他剛才說的是什么屁話。

“不一樣,不一樣的啊,”趙凌云忙就跟江明月道:“岳父大人是被圣上看重并且依重的人,這個高千里比不上啊。朝廷的那幫人,最會看人下碟了,這要是我那岳父大人遇上這等事了,那幫老東西屁都不會放一個的。”

江明月:“呃,我父親沒有這種慘敗……”

“啪!”趙凌云一拍桌子。

江明月就看著這大老爺,兩個人相處是需要磨合的,江明月現在跟趙凌云,還屬于我完全不懂你的階段。

趙凌云有些局促,他跟江明月怎么老說錯話,“明月啊,”趙凌云跟江明月又解釋:“我剛才就是打個比方,我沒咒岳父大人他打敗仗。我就是想說,你別擔心你爹,啊,不是,是咱們爹,他跟高千里那個屬苦瓜的貨不一樣,他有圣上護著呢。”

江明月:“……”

這話她還是有些接不上,她爹要是打了敗仗,險些丟了關城,圣上會徇私枉法?不能吧?。。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nvcdop.icu

手機請訪問:https://m.feixs.com/chapter-21527-18408540

全民街机捕鱼 广西 选5走势图 2019年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 下载河北快3软件 安徽快3开奖结果今天一定牛......... 天津的十一选五走势图 二分彩在线人工计划网 福彩p62开奖号 中国3d福利彩票 七乐彩126期开奖号码 陕西11选5推荐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守号 湖北快三走势跨式图 什么是股票期货配资 黑龙江快乐十分计划软件下载 网易股票 金鼎智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