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女頻言情 > 幺女長樂 > 幺女長樂最新章節列表

第三百零九章 西蒙野心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中軍主帳,秋離坐到長樂之前坐的位置,錢心在桌案前站定。

端起之前長樂剩下的半杯茶抿了一口,秋離把玩著杯子道:“說。”

“是。”錢心將手中的名冊放到桌案上,退后一步稟報道:“這是您要的一份關于西廉軍將領的名冊以及家世,您要得急,做得就粗糙了些,信陵掌柜曹杰正領著人重做一份更詳實更準確的名冊。”

“盡快。”

“是。”

錢心應下,又道:“屬下剛才得到消息,西蒙大將佘名利死了。”

秋離抬起頭來,“死在路上?”

“是,屬下讓人裝扮成西蒙兵混進了車隊里,他受了傷車馬本就走得不快,再加上一路顛簸血流得更快,大夫束手無策,原以為可以拖著回到西蒙國再想辦法,在路上突然傷處大出血,無論如何都止不住,當場就死了。”

“可有留下遺言?”

“那人不敢離得太近,只隱約聽到了佘名利死前說了大皖兩字。”

秋離將剩下的茶喝盡,稍作沉吟,道:“兩軍對陣,哀兵必勝,短時間內需得避戰。”

錢心躬身,等著少主接下來的吩咐。

“已經十月底,在歇戰期到來之前必還有一戰,但這一戰不能是現在。”秋離起身在帳中來回踱步,“西蒙國那邊可有動靜?”

“屬下收到一些消息,西蒙皇有可能御駕親征。”

秋離看向他,“御駕親征?”

“是。”

“今年絕無可能。”秋離搖頭,“若他如今還未奪得皇位,歇戰期冒險一戰為了那戰攻也值得,如今他已經得償所愿,命就比什么都要緊了。”

這話說得實在是……過于直白了,錢心想著,主子受祝將軍影響真不小。

“他那支神箭隊呢?可有動靜?”

“屬下懷疑那支隊伍如今不在西蒙國。”錢心眉頭緊皺眉,“在邊境屬下安排了專門的人留意他們動向,提前知道了他們的動靜也好防備,可他們之前出現屬下卻沒有得到半點消息,后來特意查詢過也無人知曉他們進了大皖境內。”

“他們藏在大皖境內?”

“屬下還在查實。”

“盡快查清楚。”

“是。”

秋離將這事按下,又問:“關山那邊沒有消息傳回來?”

“沒有。”

秋離也知道這些事要查清楚不會這么快,可他在一邊看也看明白了長樂和童梓鳴從小一起長大的感情和真正的家人比也不遜色,他不希望童梓鳴出事,到那時受罪的仍是長樂。

那些曾讓她安心的人已經在一個一個減少,一次一次傷下來已經讓她傷到根上了,童梓鳴要是再出事,他擔心會將前兩次的心傷一并激發,那對她身體的沖擊太大了。

“少主,還有一個問題屬下幾人有爭論,他們覺得不值得拿到您面前說,但是屬下覺得有問題。”

“說。”

錢心心下一橫,道:“在您到來之前那些日子屬下一直在邊境以及最早失去的城池游走,一開始屬下只是覺得有點怪,后來就覺得很不對勁。一個侵略下來的城池,就算主帥再仁慈也就是做到不殺人不搶奪,手下干點什么只要不出格也都會當不知,可那幾個城池不是,他們有一種,有一種……”

錢心停下來想了想才又繼續:“有一種把大皖的子民當成西蒙子民的感覺,屬下說得有點亂……”

“我聽懂了,你認為他們對百姓在采取懷柔手段。”

“是,屬下有這個感覺,信陵人心惶惶,百姓閉門不出,哪扇窗子后邊沒眼睛盯著外邊?那種緊繃的感覺能很清楚的感受到,可最早失去的那幾個城池不是的,他們現在看起來就和之前生活在大皖時區別不大。”

秋離一直不曾小看西蒙,從某方面來說他甚至很欣賞西蒙皇的膽氣魄力和能力,可現在他發現自己仍小看了那人,他的野心恐怕并不止是那個皇位,然后拿下大皖的幾城來拉攏西蒙國的人心,更有可能都不是大皖。

是整個天下。

如今天下四分,大皖、西蒙之外還有吉阜國和相山國,其中相山國土最小,卻極易守難攻,且那個國家女人都能當成戰士用,說全民皆兵都不為過,是塊硬骨頭,西蒙國若真有那個野心也一定會放到最后去啃。

而吉阜國則在大皖的另一邊,正為了儲君之位爭得六親不認,可因為有大皖在前邊頂著,相對來說他安全得很。

居中的大皖占據著最肥沃的土地和最美麗的山水,如今卻國力衰弱,西蒙怕是早就看穿了大皖內里的情況,想要將這只肥兔子吃進嘴里。

秋離沉吟半晌,“我寫封信,讓人以最快的速度送到京城靳隨知手里,讓他按之前交給他的路子送進宮。”

“是。”

秋離鋪好宣紙,錢心忙去幫忙研墨。

看著少主龍飛鳳舞寫下的內容他手上的動作都停了,驚聲問:“吉阜會朝大皖動手?他們不自己都一團亂麻嗎?”

“防備萬一,大皖若是被兩國夾擊必亡。”

“有您……”

“再來一個我也沒用。”

再勇猛的將領也需得有人可用才能排兵布陣,就算將大皖的男人全送上戰場,他們除了用命去搭個梯子還能干什么,更何況長樂學過兵法,在祝長望那里受過熏陶,他沒有,以他的心性在背后做個謀士更合適。

錢心沉默了。

擱下筆,秋離又吩咐道:“讓在吉阜國的人想辦法將他們的矛盾挑得再大點,花銀子收買也好,美人計也罷,能用的辦法都用上,讓他們自己熱鬧起來,無暇他顧。”

“是。”

示意錢心離開,秋離坐在空無一人的中軍帳內想一個問題,他一個逍遙似神仙的玲瓏閣少主現在怎么還管上這些破事了,就好像披著皇子這身皮真就粘上了皇家這些破事似的。

“主子!”

快步沖進來的人讓秋離立刻站了起來,“怎么這么慢!”

來的正是讓秋離盼了又盼的辛鮮,他將那個巨大的包裹放下立刻就跪了下去,“讓主子久等了,小的回玲瓏閣后花了些功夫才將這東西找齊全,又按您的吩咐請大師仔細檢查過,再加上實在太重,馬跑不快,這一耽擱就到了現在。”

秋離揮揮手示意人起身,“我娘可好?有沒有帶什么話過來?”

“閣主一如往常,她讓小的告訴您,告訴您……”辛鮮偷偷看了眼主子,壯著膽子將話說完整:“告訴您她給您娶媳婦去了。”


PS:修改過。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nvcdop.icu

手機請訪問:https://m.feixs.com/chapter-21410-18786704

全民街机捕鱼 广西十一选五官方下载 万科a股票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遗漏 安徽快三实用技巧 北京11选5投注网站 体育彩票最高奖金是多少钱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 七星彩预测最准号码 吉林快3计划在线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彩经网 福建快三投注平台 四肖期期免费四肖资料 股票买涨还是买跌 华东联网15选5 北京pk10定位计划软件 贵州十一选五平台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