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女頻言情 > 我家醫妃有點甜 > 我家醫妃有點甜最新章節列表

281.第281章 找到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白初若從柴府出來便回到九王府里,把阿香和小諾叫來了,這都是慕容九卿給她的貼身暗衛婢女,阿香當初還給她幫了不少忙,是值得信任的人。且也是暗衛醫療小隊里的成員。

白初若阿香接替了翠蓮的位置給她部署各事宜,將要帶的人和藥材等全部都整理好然后出發。

幾天后,白初若就帶著人出發前往西境。

白初若說道,“出門在外不要喊我的封號,就喊我夫人少夫人都行。”

“是,夫人。”阿香機靈的應聲。

一路上白初若都是憂心忡忡。

阿香安慰她說道,“太上……公子他會沒事的。”

白初若嘆了口氣,“哎,但愿如此吧。”

趕路最初時,一路都是很暢通的,行至幾個城鎮后就看見很多難民流民往都城的方向前去,有的就在這還算安寧的鎮子上身后。

這路才走了一半,竟看到這番景象,那目的地所在處肯定比想象中的情況還要糟糕。

她記得之前和慕容九卿走遍云上全國,將大部分的事宜都治理好了,這才多久就又亂成這樣了,實在是讓人難以接受。

想來,慕容九卿看到這番景象也會很難受,沒有一個掌權者看到自己治理的國家變成這樣會不難受的。

白初若看著這些人,蹙眉說道,“阿香,你去聯絡當地縣衙和富商等,讓他們想辦法捐助災民,另外再飛鴿傳書回去給我兒,讓他派欽差大臣下來查這事以及救濟老百姓。”

“是。”阿香應聲便差人回去稟告。

然后,阿香回來以后,就說道,“少夫人,奴婢有一個提議不知當講不當講。”

“你說吧。”白初若說道。

“奴婢想讓少夫人打扮成奴婢的模樣,奴婢打扮成少夫人的模樣,如此若是沿途遇到什么危險,也可保證少夫人的安全。”阿香如實說道。

白初若聞言覺得這是個好主意,她忽然看阿香的眼神就欣賞了起來,怪不得慕容九卿當初派這個阿香去白府給她辦事,又聰明又伶俐,好像有幾次就是她設計救了她以及報復了白家。

阿香和翠蓮不同,兩人的武功可能相差不大,可是翠蓮會沉穩一些,阿香則想法多一些。

白初若說道,“你是想假扮成我然后若是遇到敵人就能讓敵人誤以為你是我,這樣的話人家第一個攻擊的目標就不會是我,而變成了你。”

“是的,少夫人。”阿香說道。

阿香雖然聰明,可眼里一片赤誠以及忠心。

白初若就笑了,“這的確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話音落下,兩人就在馬車里換了衣服和裝扮,反正兩人在馬車里基本上不出來,馬車里還是該怎么樣就怎么樣,在外人面前就白初若在后面發號施令,阿香則在前面冒充,還有阿諾幫忙偽裝,可以說是萬無一失。

白初若還把三人都帶上了面紗,如此就更難認出他們誰是誰了。

隊伍又行過了幾個城鎮,越靠近西境就越難走。就怕那些賊匪流寇會忽然沖出來。

不過雖然一路上都是膽戰心驚的走,卻慢慢的就靠近了西境。

白初若命隊伍安營扎寨,自己則帶著領頭的幾個暗衛小隊開會。

“此處離西境還有兩個城池的距離,我覺得我們不能貿然前行了。”白初若說道。

“少夫人說的是,奴婢覺得可以派幾個人去西境邊境打探一下消息,倘若太上皇安然無恙,那我們可以直接前去和太上皇匯合。”阿香說道,“倘若西境那邊不對勁,我們就可以再從長計議。”

“我覺得你的意見很好,但是我想問一下這周邊的城鎮有沒有兵力可以調集?”白初若問道。

阿香說道,“沒有,周邊縱然有兵力,卻全部要用來防御流寇,老百姓的安危不能不顧。”

白初若聞言,蹙眉,“這群流寇,回頭我定要徹查,看看是否和外敵有聯系,否則怎么會在這個時候大舉進犯?”

眾人默。

白初若又說道,“你們先派人去打探消息,等有了新消息我們再行定奪。”

“是!”阿香應聲。

話音落下,領頭的暗衛便抽出兩人,帶著另外八人的暗衛小隊往西境悄悄前行。

這一夜,白初若都沒法睡。

阿香和阿諾在一旁守著她。

“少夫人,要不您還是歇息一下?明天他們該回來了,您好好歇息才可以指揮我們。”阿香勸說道。

“我哪里睡得著?”白初若一顆心都懸著在,事實上這一個多月趕路她都沒怎么睡好,她的心根本就放不下,完全都寄在了慕容九卿的身上。

黎明將至。

白初若就更加坐臥不安了。

白初若坐在帳內,瞧著帳篷外的遠方,憂心忡忡。

視線里出現了黑風的身影時,白初若是怔了一下,說他風塵仆仆且胡子拉碴憔悴不堪不為過,這才幾個月不見,黑風像老了好多歲似得。

黑風進到帳篷內。

白初若從副位上起身,“怎么就你一個人?太上皇呢?”

黑風掃了一眼屋內三個女子,上位上坐著的帶面紗穿著主人衣服的女子不是白初若。

白初若見狀就笑道,“那是阿香,為了我的安全,我兩換了裝扮。”

黑風恍然,隨后給白初若行大禮跪下了,“夫人,您總算是來了,屬下護主不力,請夫人責罰以及救救主人吧。”

白初若心里的大石頭壓的她更重了,但是這場面并沒有出乎她的意料,“你先起來,然后和我說說看是怎么回事?”

黑風不起來,就這樣跪著說話,“主子到西境這邊來,沿途部署治理流寇的暗衛和府兵也都是主子安排的。”

白初若說道,“我看到了。”

黑風又說道,“我們到達西境以后,一直與外敵正面御敵,前期我們是占上風的,對方根本不是我們的對手,我們的隊伍不但人多裝備齊全,還全都是精英,且武器先進數量也夠,打的對方毫無還手之力。”

白初若默。

黑風繼續說道,“就在這個時候,附近偽裝成流寇的敵軍在后方對糧倉和炸藥庫進行偷襲,主子親自去處理,然后就中了埋伏!當時屬下正在西境指揮城門,等屬下趕去的時候對方已經不知所蹤,連主子都不知道去了哪,逃回來的暗衛說是主子讓我們一直派兵鎮壓西境,不讓我們離開半步。”

黑風說完給白初若磕頭,“夫人,是屬下護主不力。”

白初若聽他說的,心都要碎了,這人出了事連蹤影都找不到,這叫她如何是好?她的眼眶都是紅的!

不過她也不能怪黑風什么,她定了定心神,安慰黑風說道,“不能怪你,首先這次等于是三方夾擊,對方肯定是有備而來,再來你也是奉命行事,你能將這西境守好已經很不容易了。”

黑風仍然是一副愧疚,覺得對不起白初若和主人。

白初若就問道,“我知道你也很難過,但是你必須盡快收拾好心情,隨我去救他。”

“是。”黑風堅定的說道。

白初若問道,“這件事什么時候發生的?”

“半個月以前!”黑風說道。

白初若沉吟了一刻,“你去把胡子刮了,洗個澡好好休息一下,然后帶我去前線看看,我們今天就在這里先不走了,大家都好好歇歇吧。”

“是。”黑風說道。

話音落下,眾人散去。

白初若把阿香阿諾都趕出門外,然后自己在屋子里給自己洗漱,不過等她一個人的時候,她早已經是淚流滿面,她不知道是氣還是心疼還是崩潰,氣他當初執意要走,心疼他不知所蹤后可能遇到的不測,亦崩潰與他的消失。這個天殺的狗男人走的時候跟她承諾過會好好的,結果現在就是讓她擔心的不行。他如果有個什么事,叫她和孩子們怎么辦?

白初若窩在床上哭了好久,最后感覺眼淚都要流干了,才抹了點藥讓眼睛消腫,要不然明天出門都沒法指揮那些暗衛了,她又給自己點上了安神的香料,最后才入眠。

翌日,安神香料燃盡,她才悠悠醒轉吃了一粒醒腦提神的藥丸,然后才離開帳篷。

阿香和阿諾都十分擔心的瞧著白初若。

白初若卻是氣質比昨天更加沉穩堅定了,就好像一夜之間從一個強大的女人變成了王者似得。

白初若素手一揮,“去把人叫來,我們要去前線了。”

“是。”阿香應聲。

阿香按照白初若的吩咐,讓這里的人繼續安營扎寨待命,然后只一個小部隊前往前線的軍隊。

白初若和阿香還是互換了裝扮。

黑風是守在白初若左右的。

“現在前面局勢如何?”白初若問道。

“炸藥用的差不多了,不過對方也是垂死掙扎。”黑風說道。

白初若沉吟著說道,“材料有多少?”

“材料還有很多,新的材料和物資在路上了,會很快就運過來。”黑風說道。

“來不及了!我要在三天內將對方擊垮!”白初若說道。

“三天?”黑風驚了。

白初若卻是雙眸微微一瞇,眼里滿是危險的神色,“我帶了不少東西過來,其中不乏大面積的毒氣,你派人將東西運一半過來,然后帶著毒藥和炸藥前攻,然后再帶一對人從后面包抄,我想讓你把他們的糧草炸了!然后再把他們的大將軍給抓了!”

黑風聞言恍然,亦眼里滿是精芒,“是,少夫人,屬下立即去辦。”

當天中午,白初若一行就先到了前線,白初若去點兵和查看炸藥和藥材的情況,黑風是在入夜前將東西運到這邊,并且連夜就部署好了隊伍。

翌日,黑風便按照白初若的吩咐佯攻,對方本來就已經招架不住了,此刻又來了一波轟炸只得連連敗退。

當黑風帶著的小隊伍,從后面包抄在幾個重要的地點將炸藥擺上點燃。

白初若在城門上,望著對方營地四處火光,就知道這仗提前打贏了,花了兩天時間就能收拾完。

黑風是在第二天下午回來的,“少夫人,按照您的吩咐,對方已經投降了,不過他們在這之前跑了不少,抓到的俘虜不過就三分之一,一共有三四萬人。”

白初若頷首,“收繳俘虜你們比較在行,不用問我,你差人去辦吧,對方的城池占了以后盡快將新送來的炸藥運進去,派一些人守著,只要有人來攻就丟炸藥!強勢一點!”

“是。”黑風說道。

黑風立即就去處理那些俘虜了。

白初若這么做是因為,短時間內她不想派太多人去鎮守新打下來的城鎮,但對方敢來她就要弄死對方。她現在只想做的事情就是速戰速決,然后想辦法去救慕容九卿。

黑風就回來說道,“已經妥當了。”

白初若點點頭,“現在你可以帶我去太上皇失蹤的地方看看了。”

“是。”黑風應聲。

話音落下,一行人便騎馬快速前往了慕容九卿失蹤的地方。

白初若之所以不急著找慕容九卿,就是想要將前線先穩定下來,要不然這四周全部都是亂糟糟的,她前腳去救慕容九卿,后腳城池失守那就得不償失了。只要她活著,慕容九卿就還有希望,她如果也死了,慕容九卿就沒人救了,遠在京城的孩子們也會陷入危險的境地,這是她不希望看到的,她是一個母親了,哪怕心里再著急,也不能失了冷靜和分寸,一切的一切都要將后路想好。

白初若胡思亂想著,就跟著黑風到達了慕容九卿失蹤的地方,這里已經派了暗衛把守,所以一直是保持著原來的樣子。

半個月的時間,足夠讓一些痕跡消弭,但是也留下了一點點的痕跡。

這周圍的樹枝被弄斷了不少,還未長出新痕跡,且有的痕跡被保護了起來,就是那些被血跡滲透過的地方。

白初若蹲在那里,將那些沾有痕跡的地方拿起來聞了聞,有特殊的香氣,她抿了抿薄唇,“把我系紅繩的小白鼠拿來。”

阿香應聲,然后去拿小白鼠。

白初若卻將荷包里一包粉末拿出來,灑到了那些痕跡上。

神奇的一幕出現了,那些原本只有腳印或者是血跡的泥土等,被這藥粉沒過以后就變了顏色,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nvcdop.icu

手機請訪問:https://m.feixs.com/chapter-21256-18786751

全民街机捕鱼 股票指数怎么买跌 韩国福彩快乐8 湖北快3投注 好运快三走势五分钟 股票指数平台 炒股平台怎么样 股票融资杠杆利息 哪个彩票平台有河南快3 家彩开奖千禧3d试机号 天津11选五最新版走势图 股票指数行情今天 黑龙江快乐十分分布图 德旺配资 华东15选5走势图带坐标连线 快3遗漏 广东36选7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