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女頻言情 > 嫁春色 > 嫁春色最新章節列表

336.第三百三十二章:他在等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第332章他在等

徐家帶來的姑娘,那就是林蘅和溫桃蹊了。

許鶴行是前些日子才回京來的,但自己的親妹妹不爭氣,追著謝喻白跑,為難人家齊家的姑娘,這事兒他知道。

他自十三歲起,每年總有那么三五個月在外游歷,眼界見識不俗,聽聞此事后,也勸了許媛一場,只可惜了,許媛不肯聽他的,到頭來自作自受,被送回了老家去。

不過不管怎么說,那是他的親妹妹,在外頭丟了人,他多少還是心里不舒服的。

許鶴行臉色微沉:“你去打聽打聽,看看是不是徐夫人帶來的姑娘。”

方才匆匆一眼,確實驚艷,那姑娘生的不俗,說是傾國之姿也不為過的。

又是花兒一樣的年紀,天真爛漫的。

就連聲音,也格外的好聽。

許鶴行不是個放蕩的人,這些年好看的姑娘沒少見,他年歲漸長,家里也要給他說親,他母親不知道從別處弄了多少女孩兒的畫像來給他看。

一瞬間心動的感覺,這還是頭一次。

他的小廝很快去而復返。

那果然就是徐家帶來的女孩兒,確實是林蘅和溫桃蹊無疑了。

而方才徐夫人見了母親時,說林蘅身上不舒服,先去齋房休息了……

許鶴行揉了把眉心,一時無話。

卻說兩個姑娘一路匆匆回了齋房去,哪里還敢去看什么綠梅。

等回了齋房,溫桃蹊才長舒一口氣,拍著胸脯:“真是怕什么來什么,偏偏遇上許家的人。”

“你們遇見許家什么人了?”

林蘅還沒開口打趣她,徐月如的聲音從外面傳進來。

兩個人紛紛回頭往門口看,正好徐月如推門進來。

林蘅噙著笑:“她閑不住,非要拉我去后頭看那兩棵綠梅,誰知道遇見了許家六公子,頭也不敢抬拉了我就跑回來了。”

一番話說的溫桃蹊小臉兒通紅,顯然不好意思。

徐月如面上掛著淡笑:“怕什么?再說了,你們遇上了人家,人家又不傻,你們跑到后山去,除了來觀里小住的貴人們,誰會到后面去。”

溫桃蹊一撇嘴:“我在屋里待的久了,實在是無聊,沒想到會撞見許家的人。”

徐月如揉著她頭頂說沒事,側目去看林蘅:“許夫人就住一晚,明兒就回城了,也只有許六在觀里陪她,你們今天別到處亂逛,免得再遇上許鶴行。”

林蘅才說好,溫桃蹊咦了聲:“嫂嫂認得許六公子?”

“都是京城長大的,他跟我大哥年紀相仿,以前我大哥還在的時候,尚未領兵出征,他們也是一處玩的。”

她往林蘅旁邊兒坐了過去,倒了杯茶:“不過他還好,長大一些,喜歡游山玩水,四處游歷去,性情也不錯,是個儒雅的人,所以我才說,你們方才便是撞見他,也沒什么可怕的。”

溫桃蹊啊了聲:“先前嫂嫂不是說,那許媛是叫一家子寵慣壞了的嗎?”

“許鶴行也很疼她啊,畢竟就這么一個親妹妹,怎么不疼?但一家子總要有那么一兩個講理的不是?”

徐月如吃茶的動作略頓了頓,叫溫桃蹊這話逗笑出聲來:“許家大郎為著是宗子,就是個很講道理的人,余下的,也就許鶴行還講理了。

反正從小到大,在許媛的事情上,他們一家子,也就這兩個還講講道理。

不過也不至于幫理不幫親,就是沒那么過分而已。”

溫桃蹊眼珠子滾了兩滾。

她覺得挺有意思的。

按徐月如的話說,這京城之中,且輪不著許家豪橫,但這么些年來,為了許媛,他們家恐怕沒少得罪人。

就許媛那個脾氣性情,一味地寵慣護著,想不得罪人,實在是太難了啊。

也真是難為他們家,還能在京城待到今日。

但眼下聽著,徐月如對這個許鶴行的評價,其實還挺高的。

不然就照著許媛前些時候干的那些破事,徐月如這樣護短的人,還能對許家人有什么好話的啊?

溫桃蹊也沒多想,三個人東拉西扯的聊了半天,她就回了自己的齋房去不提了。

·

第二天溫桃蹊起了個大早,也是昨日跟林蘅約好了的。

早起山間空氣最好,林蘅以前跟著林家老太太在道觀佛寺這樣的地方住過,沒少往山里跑,特意叮囑了溫桃蹊,夜里早點睡,別貪玩,省的早上起不來,錯過好風景。

兩個姑娘梳洗打扮出了門,可誰也沒想到,許鶴行還沒下山。

沒下山也算了,還起的這么早——

許夫人就住一夜,照說今晨起身,就該離觀下山了。

偏偏林蘅和溫桃蹊手挽著手才出了小院兒,往后山方向走出去不到一箭之地,遠遠的就看見了許鶴行。

溫桃蹊昨日匆匆看過他一眼,印象不算十分深刻,但勉強認得出的。

今日再見時,她站的稍遠一些,仔細的打量了一番。

是個儀表堂堂的郎君。

道存目擊。

徐月如所說的儒雅,單是從他的外表,就可見的。

他生的很白,溫桃蹊低頭看了看自己手背,想著若是站在一處,許鶴行怕是比她還要白一些。

男人家生的唇紅齒白,難免像個小白臉,叫人看一眼就覺得這人靠不住,怕是個油腔滑調的東西。

但許鶴行不會。

林蘅扯了她一把:“我怎么感覺,他像是在這兒等人。”

不是等人,是等她們。

他站著的地方,不就在她們這小院兒門口。

一大清早站在這里,見她們從院兒里出來,視線就再沒挪開過,不是等她們才有鬼。

溫桃蹊眉心微攏,下意識想回去的,許鶴行卻已經踱步過來。

人家過來,再走,擺明就是故意躲人了。

她們又沒干什么虧心事,于是便站定住。

許鶴行面上噙著淡淡笑意:“昨日唐突了姑娘,派人去打聽過,才知姑娘是徐夫人的貴客,也不知昨日有沒有撞傷姑娘。”

他的話,沖著溫桃蹊一個人問的。

林蘅覺得哪里不大對,想把溫桃蹊往身后藏,但動作難免要明顯。

溫桃蹊察覺到她的意圖,在她手腕上按了一把,不動聲色的:“勞公子掛心,我沒事。”

客氣而又疏離的,許鶴行卻不放在心上:“姑娘無事我便放心了,過會兒我要陪家母回城,姑娘要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等回了城中,也可以派人到許家尋我。

我前年曾去過歙州,與姑娘的四哥有些私交,只是不曾想,有朝一日會在京城中再遇上溫家人。”

溫桃蹊心說你跟我四哥有私交,同我有什么關系嗎?

她那幾個哥哥,誰沒幾個朋友了。

都是在外行走的郎君,支撐著家里的生意,她三哥還跟謝喻白私交不錯呢。

不過伸手不打笑臉人,許鶴行顯然就是在套近乎。

人家一味示好,她要是擠兌回去,太過失禮。

于是只好笑著把許鶴行的話一一全都應下了:“那挺巧的,不過我真的無事,公子不必放在心上,況且昨日是我撞了公子,并不是公子誤傷我的。”

小姑娘說出口的話始終是帶著疏離的,隱隱的,還能聽出些許淡漠來。

許鶴行在京城長大,察言觀色,不是不會。

但他還是覺得挺開心的。

這姑娘年紀雖小,但情緒藏的不錯,也算得上進退有度,極有分寸。

他無意糾纏,也就是到她面前露個臉,總要讓她知道,有他許鶴行這么一號人。

再說了,他對自己這張臉,周身氣度,從來都是極有自信的。

故而許鶴行退了三五步:“那我就放心了,這觀中景致不俗,溫姑娘在此處住幾日,正好四處看一看,只是如今入了臘月,山中畢竟清寒,晨起寒氣更重,兩位姑娘若要往后山賞景,不妨多加件披風在身上。”

他說完,也不等溫桃蹊接下來的客氣,做了一禮:“我先告辭了。”

溫桃蹊瞇著眼目送他走遠,才咂了舌。

林蘅側目看她:“怎么說?”

她一撇嘴:“說他是想來跟我套近乎吧,顯得我自作多情,畢竟人家也沒有糾纏什么,但就說,這一大清早的,跑到這兒特意等咱們——欸你說,他怎么知道咱們一大早會出去?”

這問題問得好啊。

林蘅拿腔作調的嘆氣:“說不得人家就是等著呢?你什么時候出來,就等到什么時候。”

“我要一天都不出門呢?”

“昨兒你干了什么你自己忘了的?”林蘅撲哧一聲笑出來,“許六公子大概覺得,你閑不住吧。”

溫桃蹊一跺腳:“你還打趣我。”

林蘅又笑了一陣,才斂起笑意,肅了面皮:“我是真覺得,許家人,還是離遠些的好。”

溫桃蹊一怔:“姐姐為許媛的事,真連他們一家都惱了呀?”

她搖頭說不是:“惱了不至于,但這一家子只怕也好不到哪里去,講不通道理的人家,沾染上了,少不了麻煩的。”

“哪兒跟哪兒就沾染上了。”溫桃蹊似乎沒怎么把這事兒放在心上,“突然出現的一個人,于我而言,就是不相干的陌生人,看在他是許家公子的份兒上客氣兩句,他又特意提了我四哥,不然我理都不會理他的。”

林蘅抿唇搖頭:“我看沒那么簡單。”

一大早等在這里,就為了幾句無關痛癢的話。

溫桃蹊這張臉是招人的。

林蘅想來,她自己心里也有數:“等回城了,你別忘了告訴陸掌柜一聲。”

溫桃蹊小臉兒一垮:“告訴他什么?我跟許鶴行什么都沒有啊。”

“你別揣著明白裝糊涂,這還真不是自作多情——就算是咱們自作多情,想多了,我勸你也告訴陸掌柜一聲,叫他知道這個事兒。”

林蘅似笑非笑的盯著她看:“萬一許六公子真是這個心思,接下來就少不了登你們溫家的門,你再叫陸掌柜知道,找生氣呢?”

“他敢跟我置氣?”

“你覺得呢?”

溫桃蹊面上一凝,沉默了好久:“不能這么小心眼吧?”

林蘅就笑著看她不說話。

她仔細想了想,是能的。

陸景明的心眼一直就很小!

但主動跟他說,在觀里遇上許鶴行這種事,總覺得哪里不對勁兒……

“等回去了再說吧,我找個機會告訴他,你說他不能……”

聲音戛然而止,溫桃蹊想著陸景明那張臉,沒由來打了個哆嗦。

林蘅見她這模樣,不由笑出聲來:“我還當你有多厲害,還不是怕了陸掌柜?”

她腰桿子就挺直了:“我會怕他?開什么玩笑!”

林蘅揉著她:“好好好,你不怕,那有本事的,你不要告訴陸掌柜好了,就當我什么也沒提醒,等回頭,叫陸掌柜自己發現,也挺好的。”

溫桃蹊撥開她的手:“我覺得你近來越發壞了。”

林蘅臉上寫滿了無辜,收回手,手心兒朝上,攤開了:“你看,我讓你說,你扭扭捏捏,不讓你說,你又說我學壞了,三姑娘未免也太難伺候了吧?”

她哼了聲,朝著林蘅噘嘴扮鬼臉:“我只盼著,等你成了婚,謝喻白轄著你才好,到時候我看你還能不能來揶揄我。”

謝喻白才不會呢。

林蘅掩唇笑:“你就嘴硬吧。”

那頭許鶴行回了他和許夫人的小院兒,許夫人是已經起了身,連早飯都吃過了的,聽說他回來,打發了人把他叫到屋里。

許鶴行一進門,許夫人招手叫他近前:“一大早跑哪兒去了?我還說領你再去求一簽姻緣,叫人去尋你,你不在屋里。”

他在許夫人身邊兒坐下來:“出去了一趟,晨起景色不錯,就去轉了一圈兒。”

許夫人盯著他打量:“撒謊。”

許鶴行就笑:“什么都蠻不過母親。”

許夫人才收回目光:“這觀里你年年陪我來,有什么沒看過的景致,值得你一大早跑出去。”

是有不一樣的風景的。

不過許鶴行沒打算讓他母親知道。

這事兒有些不大好目下就開口。

那姑娘和林蘅走得近,母親為妹妹的事,對謝喻白諸多不滿,自然也就捎帶上林蘅的。

“母親,您就別拉著我去求什么姻緣簽了,還不如給大哥求一求前程去呢,我不著急。”

許夫人就黑了臉:“胡說!你都這么大了,還不急著姻緣?”

“等我有了心上人,一定讓母親知道,您就不要替我操這個心了唄?”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nvcdop.icu

手機請訪問:https://m.feixs.com/chapter-20631-18408542

全民街机捕鱼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遗漏 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安全吗 时时彩app官网下载 急速赛车预测 上海体彩十一选五电视走势图 今晚体彩福建36选7几点开奖 51计划人工网免费pk 排列三500期走势图 极速赛车技巧百度经验 pc蛋蛋刷蛋绿色破解版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 新手怎样看pk10走势图 江苏快3开奖直播图 双彩网开奖查询 广东快乐十分20选5预测 加拿大快乐8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