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女頻言情 > 盛芳 > 盛芳最新章節列表

368.第三百六十四章 百密一疏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帳中鬧得如此厲害,孟德維也不敢管,更不敢不去理會,只好急急來尋裴繼安,才把事情說了個大概,欲要將人請過去勸架,正說話間,外頭忽然來得一個兵丁,面容驚惶地同裴繼安道:“裴官人,前頭……前頭有西賊!”

孟德維嚇得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眼前幾乎一片昏黑,驚問道:“你……你可是看錯了?”

又不敢置信地道:“不是說翔慶已是數次大勝,西賊已是被趕出我大魏……”

裴繼安面沉如水,站得起來道:“此處正在翔慶軍轄內,我看呂官人那一處人手不夠,將原本斥候抽去做采買,便私下同幾位校尉借了人來用……”

又拱手道:“眼下遇得敵情,恕我不能多做招待。”

語畢,同那兵卒細細問了幾個問題。

呂鋌沒有按著裴繼安原本的行程書,而是另找了一處地方安營扎寨,再往前數里有一條支流,那兵丁就是在支流邊上遇到的西賊。

“……看裝束打扮,正是西賊,我們也不敢走近,遠遠看去,約有三四十人正在河邊洗米做飯,后頭好似有營帳,只是隔得太遠,看不出有多少……”

孟德維站在一旁,越聽越是心驚,因實在拿不準主意,只好問裴繼安道:“裴官人,咱們營中共有多少人管炊事?”

裴繼安道:“現下不知道,我原是排有二十人。”

孟德維的臉色更難看了。

自家營中管炊事的只有二十人,里頭最多半數人會去洗米作飯,可對方竟有三四十人之多,以此類推,可想而知敵軍人數幾何。

己方人數雖然過千,可其中有一二百都是保寧郡主仆從,不但不能做助力,當真兩軍相接,打起戰來,還會成為累贅,而西賊一向以軍隊驍勇善戰聞名,今次還人多勢眾,還未兩軍相接,孟德維就覺得已經輸了。

裴繼安卻沒有去看孟德維的臉,而是大步領著那斥候往大帳走去,后者則是急忙更了上去。

他還未行到帳門口,就見守帳的兩名兵卒個個面色驚恐,見得自己過來,幾乎是迎了上來,異口同聲小聲叫道:“裴官人!”

一人忙道:“里頭打起來了!”

另一人道:“好似里頭出事了。”

裴繼安并無意外,只點了點頭,徑直朝內而行。

早有兵卒急忙回去給他掀起帳簾。

帳門一掀,里頭的場景立時就映入眼簾。

帳內并不嘈雜,也無爭執之語,相反,安靜得有些可怕。

只見數名禁衛官圍在中間,因人擋著,看不清其中有什么,另有幾人站在一旁,個個面上都不太好看。

裴繼安環顧一圈,不見呂鋌,當即問道:“呂官人何在?”

他一發問,卻是唬了帳內人一跳似的,個個都驚得轉頭看了過來,照舊一個都沒有回話。

然則此番一轉身,倒是將地面上被眾人圍著的東西露了出來。

一人身著官服,躺倒在地,雖長相被擋了大半,可看那衣著、身形,也能依稀辨認出來正是呂鋌。

裴繼安本以為眾人打得收不住,正待要踏步上前好做勸架,剛走近幾步,便察覺出不對來。

——那呂鋌腰腹處血流汩汩,由胸肋自后背向前直直豎出一柄長刀,刀刃上血色斑駁,森然可見,而其人雙目大睜,嘴巴大張,一副似叫不能的模樣。

裴繼安疾步向前,伸手去探,呂鋌鼻端早已沒氣,摸得身上仍舊溫熱,頸項早已沒有脈搏。

孟德維跟在后頭,見得這般景象,當真是魂飛魄散,又不敢上前去看呂端尸首,又不能不管,只好躲在一人身后,發聲問道:“裴官人,裴官人,那呂鋌如何了??”

裴繼安沒有理會他,先叫人去尋大夫,復才抬首問道:“誰人做的?”

**白本來立在一旁,此時卻是忽然上得前來,道:“無人害他,他自為之!”

這話一出,帳子里一下子就活過來了,接二連三有人道:“是!是!呂官人欲要搶那長刀行刑,卻不想絆了一跤,這長刀落地,刀柄朝下,誰料想他這般直直倒下去,正好插進胸腔!乃是他自家不小心!”

“晦氣,看了這般自死之事,今后上陣,聽聞要倒一年大霉的!”

裴繼安轉頭叫了一名躲在帳子角落的吏卒過來,問道:“你家官人怎么死的?”

那兵卒雖是呂鋌親信,說到底在其手下時間也不長,見得滿營的禁衛官,個個盯著自己,咽了口口水,顫聲道:“官人……乃是不小心自死……”

再問其余人,亦是一般。

裴繼安不再發問,卻是站得起來,轉身同孟德維道:“呂官人出了這樣意外,按理當要徹查,此事非孟都知不可為,只是眼下大敵當前……”

面前尸首雖然可怕,遠比不得就在咫尺的西賊。

孟德維又是怕,又是慌,此時只想保命,哪里有那等閑工夫去管呂鋌的死活,忙道:“此事稍后再說……那西賊……”

裴繼安便將先前那斥候叫得過來,讓他把看到的情況簡單說了一遍。

帳中八名禁衛官聽得神態各異,卻俱是十分慎重,同那斥候再三確認。

**白的訝色更為明顯,已是忍不住追問道:“當真有三十人之多?你沒有看錯?”

那斥候肯定地應道:“看服色、行動,俱是西賊,洗肉洗米,米少肉多,又有人生火烙餅,小的必定沒有看錯。”

**白的手已是下意識扶住了自己腰間長刀。

帳中人人都緊張起來。

三十人洗米造飯,遠處又有營帳若干,要是己方全是騎兵,倒是可以繞著碰一碰,可此刻營中還有一個保寧郡主,又有上百個侍從,真打起來,怎么可能討得了好。

一時眾說紛紜。

有怪郭保吉的:“此處已是翔慶軍轄內,那郭監司怎么放了這一隊人馬不曾剿滅,也不曉得究竟多少人。”

有穩妥為上的:“不如略等一等,著人去探個清楚再做準備。”

也有一心立功的,道:“不如調派精銳,同他們打一場,我等未必會輸!”

裴繼安道:“此刻事急,還請諸位校尉快快拿個主意出來。”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nvcdop.icu

手機請訪問:https://m.feixs.com/chapter-20497-18799678

全民街机捕鱼 内蒙古11选5官网 2018全国十大最安全的理财平台 26选5中奖结果 快乐10分大全 安徽快三计划软件免费 信托理财产品风险大吗 安徽快3推荐号码今天 内蒙古11远5走势图 广西快3开奖结果 2020幸运飞艇官方开奖网站 澳门好运彩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官网开奖记录 股票配资平台深圳 广西快3开奖直播 真钱在线手机棋牌 20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