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 | 網站幫助
飛速中文網 > 女頻言情 > 孤凰 > 孤凰最新章節列表

1139蠱王,最擅長自殺殘殺

加入收藏】【添加書簽】【返回書頁

月寧安再度醒來,已是次日午時。

她睜開眼,就看到坐在床邊的陸藏鋒,勉強露出一抹笑:“什么時辰了?”

“不想笑的時候,不用笑。”陸藏鋒將月寧安扶了起來,順手端起床邊的水杯,遞到月寧安嘴邊:“你睡了一天一夜,你的身子太虛了。”

“哦。”月寧安輕應一聲,低下頭,就著陸藏鋒的手,小口小口的喝著水,可喝著喝著,突然眼淚啪噠啪噠往下落……

沒有哭聲,只悶聲落淚,一如初見,月寧安擋在他的馬前,低下頭,不讓他看到她在落淚。

陸藏鋒輕嘆了口氣,將水杯放下,輕攬著月寧安的肩膀,有些笨拙的為月寧安擦拭著臉上的淚:“那不是你的錯,你無須自責。”

該保護那個孩子的人,是他的父母。

明知不該生,明知自己護不住那個孩子,還把孩子生下來,有錯的不是月寧安,而是那個孩子的父母。

“是我的錯。”月寧安搖了搖頭,聲音哽咽:“陸藏鋒,我娘說的沒有錯,我是災星,是惡鬼,她不該生我的。如果沒有我,我父兄不會死,月家不會敗,我哥的孩子……也不會受這么多苦。”

她一直不想承認,她是罪人,可一件件一樁樁的事,無不在告訴她,她就是那個罪人。

月寧安極力壓抑著哭聲:“陸藏鋒,你知道嘛。月家從來不會有,像我這么小的孩子出生。月家的孩子最多不會相差五歲,之后便是有人懷了,也不會生下來,我是唯一的例外。可就是我這個例外,害了所有人。”

沒有她,她哥不需要冒險,便是穩當當的下一任月家家主。

有她哥在,她哥的孩子即使在鬼市長大,也不會落得如今這個境地。

月寧安埋著在陸藏鋒的懷里,哭的整個人都在顫抖,卻沒有哭出聲來……

她習慣了壓抑,習慣了獨自悲傷。

陸藏鋒心疼壞了,將月寧安抱得更緊了:“你父兄的死與你無關,月家敗落也與你無關。”

“你不懂……”月寧安搖著頭,聲音似在泣血:“我是那個契機,是撬開月家防御的契機。沒有我,我父兄不會冒險去北遼,他們要是不去北遼,就不會出事,月家也不會毫無招架之力。”

她已不是十年前的她。

十年前,陸藏鋒在她心中,是打敗壞人,帶著她父親和哥哥回來的大英雄。

十年前,陸藏鋒是她的神,他所說的每一句話,她都信。

十年前,陸藏鋒說不是她的錯,她信。

十年前,陸藏鋒叫她不要哭,她聽。

但現在……

知道的越多,她便越是無法逃避。

不然,這些年她不會一直忘不掉,她娘說的那些話。

她才是那個,該死的人……

陸藏鋒輕拍著月寧安的背,沒有說任何安慰的話。

他知道,此刻說什么安慰的話都沒有用。

越是聰明的人,越是會堅持己見,越是會鉆牛尖角,輕易聽不進旁人的勸。

因為,他們對自己太自信了。

自信自己的認知,自信自己的判斷。

是以,陸藏鋒什么沒有說,只抱著月寧安,任由她哭泣……

等到月寧安的情緒漸漸緩下來,陸藏鋒才道:“我這次在北遼,查到了一些消息,你要不要聽?”

“你查了什么?”哭泣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卻能讓人從悲傷的情緒中走出來。

耗費了所有的力氣,悶聲哭了一場后,月寧安漸漸地平復了下來,也有精力過問其他的事了。

“我查到一個叫四月的神秘組織。”陸大將軍勾唇輕笑,嘲諷地道。

“四月?一二三四的四?”月寧安顧不得傷心難過,強打起精神。

直覺告訴她,四月的“月”,就是月家的月。

“嗯。”陸大將軍輕點頭,說道:“二十多年前,北遼突然出現一個叫四月的神秘組織。四月組織里的人個個神秘不凡,至今也沒有人查到他們的來歷,只知他們突然帶著大筆錢財、珠寶來到北遼,憑借錢財珠寶開路,迅速在北遼站穩了腳步。”

陸大將軍說話間,還不忘給月寧安端一杯水。

哭了這么久,寧安的嗓子該疼了。

這些事很重要,但再重要,也沒有寧安的身體重要。

“我母親之所以一直留在北遼,遲遲不肯回大周,就是意外查到了這個叫四月的組織。順著這條線,我母親查到,當年高宗皇帝親征北遼,會敗得那么慘與四月組織脫不了干系;青州那幾個老東西,能迅速崛起,也少不了四月的支持;甚至……”

“甚至,我父兄的死,也與四月有關,是嗎?”月寧安捧著茶杯,聲音極冷。

“是。”陸藏鋒知道,依月寧安的聰明,肯定能猜到。

“那些人就是從圈禁之地,逃出來的月家人,是嗎?”在雪山之巔,聽到黃金堂堂主臨死前那句“生死不復相見”,她就猜到,有月家人從圈禁之地逃了出來,并且在暗處建立了不小的勢力。

只是她沒有想到,二十多年前他們就逃出來,且把根基放在了北遼。

陸藏鋒再次點頭……

“果然沒有錯……”月寧安突然笑了,笑的比哭還要難看:“月家人最擅長做的事,就是自相殘殺。”

月寧安握著杯子的手,泛著白,一臉悲戚:“世人說月家養兒如養狼,不是的……在我看來,月家養兒是如同養蠱,月家要的也不是狼王,而是蠱王。我們每一個月家人都是蠱蟲,互相廝殺,最后活下來的就是蠱王。月家每一代人,都流著蠱王的血,活著的每一個人都有罪!”

陸藏鋒什么也沒有說,只是將月寧安攬在懷里,無聲地安慰她……

月寧安太通透了,她什么都看明白了。此時,任何安慰的話,在月寧安面前都太過蒼白了。

月寧安靠在陸藏鋒的肩膀上,閉上眼……

這一次,她沒有哭泣,也沒有落淚。

她就這么靠著陸藏鋒,安靜的如同雕像。

許久許久后,她才再次開口:“陸藏鋒,我知道你的擔憂,也明白你的懷疑。但是……他是我哥的孩子,我選擇相信他。”

她欠她哥一條命,她得還。

“不管結果如何,我都……不悔。”月寧安閉著眼,眼角有一滴淚珠滑下。

“月……”陸大將軍劍眉緊皺,臉色微沉,可他剛開口,就聽到月寧安說:“就像,我當年選擇嫁給你。不管結果如何,我月寧安……都不悔!”

月寧安松開手,被她緊握在手中的杯子“啪”的一聲落在地上,摔成碎片。

陸大將軍看了一眼,暗自嘆息了一聲……

他不贊同月寧安的決定,但他尊重月寧安的選擇。

終歸,還有他在。

有他在,他不會讓任何人傷害月寧安,包括他自己……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nvcdop.icu

手機請訪問:https://m.feixs.com/chapter-17389-18408549

全民街机捕鱼 北京开户网址 正规的炒股配资 时时大小单双走势图 单双中特资料799222 我的自选股票查询 安徽十一选五综合走势图 江苏体彩最新开七位数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 急速赛车 摩托 妥妥在线配资怎么样 极速快三大小单双技巧(极速快三大小) 河南福彩快三投注规则 股票期权开户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图浙江风采 黑龙江快乐十分一定牛 四肖期期准精选资料